雲軒閣 > 恐怖推理 > 末日樂園 > 1602 從空白的角落里復生
    一秒記住【雲軒閣 www.yxgxz.com】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雲軒閣小說 www.YXGXZ.COM,最快更新<a href=# href="http://www.yufawang.cn/book_10645/">" target="_blank">http://www.yufawang.cn/book_10645/">末日樂園</a>最新章節!

    這一具身體里,阿比還存在嗎?

    屋一柳不知道。

    “駕駛人”副本,從一開始就把“獵人”和“獵物”的角色分配好了,似乎根本沒有打算維持雙方力量的平衡。

    副本對獵物們發出的警示,與其說是為了獵物著想,不如說是為了給獵人增加難度——但這是他唯一能夠抓住的微小優勢了。

    他推測——不,更準確來說,他希望,副本還給獵人們設置了其他限制,是正好能夠被獵物們用來自保的。所以屋一柳在故事說完之後,向“阿比”確認了一次︰“被駕駛的人,在副本結束之後會怎麼樣?”

    “阿比”的回答,是︰“就徹底是我的東西了呀。”

    他覺得“徹底”兩個字很有意思——莫非在副本結束之前,還不“徹底”?阿比還有機會從“座駕”身份中掙脫?

    但話說回來,這根本算不上是牢靠的證據。這既有可能是隱藏的事實無意間露出的一個角,也有可能只是“阿比”隨口一說的用詞,沒有深意。

    到底是哪個?

    在焦慮中,屋一柳緊緊地盯著對面那個坐在暴雨中的女人。

    那張被雨水泡得發白的面龐,在靜默了幾息之後,猛然一仰頭,爆發出了一串大笑——屋一柳的心直直沉進了肚子里。

    “怪不得他在你耳邊絮絮叨叨這麼長時間,你一點反應也沒有!”那個坐在阿比體內的人,邊笑邊拍膝蓋,眼楮卻是瞧著屋一柳身後的,好像那里還有一個人似的。

    果然……果然這里還有看不見的第三個人?

    屋一柳在大雨里眯著眼楮,渾身都緊繃著。故事說完了,抵御耳語的工具沒有了;假如阿比真的救不回來,在這片暴雨籠罩的山林中,就只剩他一個人,面對另外四個玩家。

    “你可真是叫人防不勝防,竟從這個角度下手,我們都還以為你想要殺人逃跑呢,所以我們兩個人一前一後給你看住了,你卻連動都不動。”

    ……那人在後面?

    “阿比”笑著說︰“真可惜,洗腦成功就是洗腦成功,這是副本規定的,你以為你講個故事就能把副本的規定抵抗回去嗎?”

    雨水流進了屋一柳的眼楮里,刺得他有些難受,他使勁眨了一下眼楮,視野卻還是模糊的。在雨幕里,他看不見“阿比”身上有一點異樣。

    難道真的沒有希望了?

    在這個玩家“入住”的時候,原先的阿比真就消失了?

    在屋一柳帶著阿比沖入山林之後,他才後知後覺意識到她出了問題。而在那個時刻,阿比還不知道他已經有所察覺了。面對沒有防備的敵人,他有兩個選擇︰一是偷襲阿比,自己再想法逃跑;二是試圖把阿比本人重新“喚醒”。

    不用說,第二個選項風險又大,成功可能性又低。可屋一柳下意識地就選擇了它——不光是因為它更人道,也是因為他覺得自己有一定的把握。

    現在仔細想想,他卻不敢說到底是什麼原因,給他造成這種感覺的了。

    雨水刺得眼楮實在不舒服,屋一柳沒忍住,抬手抹了抹眼楮;在他垂下目光的那一瞬間,他看見自己放在膝蓋上的另外一只手,忽然抬了一下食指。

    過了兩秒鐘,那食指又輕輕往上一抬,就像是在悠閑地打著拍子。

    屋一柳再也沒忍住,騰地跳了起來——因為一直沒有听見耳語而產生的僥幸心理,此時全化作一盆冰水浸透了他的骨頭。

    “在哪里?他在哪里?”他四下飛快一望,目光穿破了漆黑的雨幕,卻落了個空。看來在他故事結束的時候,那種耳旁的竊竊私語就又開始了,他甚至都沒有意識到自己一直在“傾听”。

    “阿比”頓了一頓,才笑著說︰“算了吧,我會提醒你怎麼辦嗎?你既然知道我們不可能放你活著出去亂講話,你還是認命好了。好歹你也算死得明明白白,對不對?”

    冷靜,一定要冷靜下來——心神越亂,越容易給洗腦的耳語聲可趁之機。

    除非“阿比”動手攻擊他,否則這些玩家除了耳語洗腦,對他暫時沒有其他的威脅。現在跑也晚了,因為他已經被人盯上了;那個看不見的第三人,完全可以在逃跑的一路上都跟著他,向他耳語,到時在“洗腦”的威力之下,恐怕他會一直不知不覺地跑回露營小屋。

    那麼,“阿比”會來攻擊他嗎?

    屋一柳死死攥住了自己的兩只拳頭,將指甲深深陷入肉里;他將全副心神都掛在這股細微清晰的痛上,希望能借此抵擋耳邊那听不見的竊竊私語——到底能不能奏效,他不知道。

    不,“阿比”應該不會攻擊的,他此刻是一只完好的肉雞,反正逃不掉又反抗不了洗腦,沒有傷害肉雞的必要。

    更何況,“阿比”與第三人之間,未必就是合作無間的關系——

    這個念頭就像是一道電打了過去,屋一柳陡然一震,突然明白了。

    他明白為什麼自己會下意識覺得“喚醒”阿比,是一件有把握的事了;他同時也明白,“阿比”說謊了。

    “我有個問題,想問問你,‘阿比’。那位一直對我耳語的玩家,如果你真的存在,那我建議你先暫且停下來,听听我接下來要說的話。”

    耳旁仍舊只有隆隆的暴雨聲,像一道沖不破的簾幕,讓他听不見任何其他的動靜。

    不等坐在石頭上的女人出聲,屋一柳就繼續說道︰“為什麼你對我出手了?”

    “阿比”沉默著,似乎沒有明白他的意思。

    “在你奪得她的身體之後,你又騙我蓋上了你的毯子,對我竊竊私語,想要把我也洗腦。”屋一柳慢慢地說,“這是怎麼回事?你們四個玩家,我們四個肉雞,一對一,很公平。怎麼你一個人要多吃多佔呢?”

    他輕輕朝“阿比”笑了一笑——他希望能盡量顯得自己成竹在胸。

    “當然了,我也明白,畢竟多一個身體幾乎就等于多了一條命。所以,哪怕這會讓你的一個同伴落敗,你也沒能抗拒再多給自己弄一個身體的誘惑。”

    “這個時候,你還想要挑撥離間嗎?”坐在石頭上的女人冷冷地說。

    “不,我沒打算挑撥離間,因為這不是重點。”屋一柳頓了頓,說︰“你說過,洗腦成功後,我們就等于是任人駕駛的汽車。那麼就很奇怪了……你一個人,怎麼能同時坐進兩輛汽車里駕駛它們呢?”

    “阿比”沒有作聲。

    “回想起來,是你首先用了‘奪舍’這一個詞。你想讓我認為,就像搬家一樣,你搬進阿比的身體里面去了,而原主人被你趕走了……畢竟這就是‘奪舍’的隱含意義。”屋一柳繼續說道,“但事實,並不是這樣的吧?你一個人,明明無法同時入住兩具身體,但你還是對我下手了……因為這不是無用功。你根本沒有‘住進’肉雞的身體里去。”

    他慢慢地在原地轉了一圈,目光從樹林、雨幕、草地上掃過去,最終回到了“阿比”身上。

    “就像是你用耳語讓我抬起手指一樣……在阿比被你洗腦成功之後,你操控她身體的辦法,也不是住進去,而是用耳語對她下命令。洗腦一旦成功,與此前唯一的區別,就是阿比沒有自己的想法了,也不會抵抗你了。”

    這個玩家通過阿比講的話,是由阿比本人的大腦、聲帶、舌頭一起活動配合之後,才發出聲音、復述出口的。

    “換言之,是那一個被你洗腦成功的阿比,心甘情願地听從你的吩咐,跟隨你的指令,作出了每一件你要她做的事,說出了每一句你要她說的話。”

    屋一柳緊緊望著阿比的雙眼,低聲說︰“她並沒有像你所暗示的那樣,已經從這具身體里消失了。相反,假如她真的從這具身體里消失了,那你反而麻煩了——你無法直接控制她的肌肉和神經系統,你需要通過這具身體的主人,才能操控這具身體。”

    “……這不過都是你的臆測而已。”

    屋一柳點了點頭。

    “如果我的臆測對了,那也就說明,當你專心听我講故事的時候,阿比也听見了我的故事。在我講故事的時候,你沒有一步步告訴阿比應該怎麼看待這個故事,在這里該怎麼想,在那里應該有什麼感受……你那時自己也在忙著听故事呢。”

    坐在石頭上的女人,突然冷笑了一聲。

    “在這一段空白時間內,阿比就有了機會,重新對外界訊息生出自己的看法,產生自己的感想——于是,有了重新掌握自己的機會。”屋一柳近乎平淡地說,“如果我是錯的,那你想要證明我錯了,也很簡單。”

    “噢?”

    “在我講述過去經歷的時候,我注意到,你始終沒有從石頭上站起來過。這麼久了,你動過手,動過口,唯獨沒有動過腿,就像是癱瘓了一樣。”

    屋一柳看著阿比從沒有變換過姿勢的雙腿,說︰“如果我突然轉身跑了,你要先站起來才能追,難免會耽誤寶貴的第一秒。可是我剛才跳起來的時候,你還是一動不動地坐著……我想,不是因為你不願意站起來,而是因為阿比抵抗住了站起來的命令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