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軒閣 > 武俠修真 > 女神的上門豪婿 > 第1194章︰有情才是無情事,無情才是最有情!
    一秒記住【雲軒閣 www.yxgxz.com】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雲軒閣小說 www.YXGXZ.COM,最快更新<a href=# href="http://www.yufawang.cn/book_151487/">" target="_blank">http://www.yufawang.cn/book_151487/">女神的上門豪婿</a>最新章節!

    林俏拖著苗北的殘軀就往外薅,陳小刀上前對劉若煙說︰“劉小姐,這人叫苗北,他父親可是一個族寨的頭目,你要殺了他,恐怕會惹禍上身的。”

    劉若煙寒著俏臉說︰“別說他老爹是族寨的頭目,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他。”說完,瞪了趙旭一眼,說︰“我們之間的事情,再慢慢清算!”說完,頭也不回離開了。

    趙旭和陳小刀對望了一眼,二人相視一笑。

    心里都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女人真得惹不得!

    陳小刀對趙旭說︰“少爺,我已經給華醫生發信息了,我們走吧!”

    “好!”趙旭點了點頭。

    陳小刀見趙旭中毒的好條手臂,又黑又腫的,對趙旭勸說道︰“你把車停醫院吧!一只手開車不方便,一會兒我送你回去。”

    “好吧!”

    趙旭沒再倔強,要是因為亂動,致使封住的血脈被沖開,那就壞了。

    這種事情,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在去華怡家里的路上,陳小刀一邊開車,一邊對趙旭詢問道︰“少爺,你和那個劉若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你救了她,她一點也不感激你的樣子?”

    趙旭嘆了口氣,說︰“哎!別提了。”

    于是,他將營救劉若煙和林俏的經過講了一遍。

    當陳小刀听說,趙旭看光了劉若煙的身體。

    劉若煙曾經發誓過,看了她身體的男人,要麼娶她,要麼就會被殺掉的時候,驚得猛地來了一腳剎車。

    車子來了個急剎,幸好陳小刀和趙旭都系了安全帶。

    趙旭瞧了陳小刀一眼,對他調侃道︰“小刀,你這麼大反應做什麼?”

    陳小刀平復了下情緒,將車速放緩下來,苦笑著說︰“少爺!這幸虧是你救得劉若煙和林俏。倘若是被我救得,那她要殺得人豈不是我?”

    趙旭笑了笑,沒想到陳小刀原來是在擔心這件事情。

    不過,陳小刀說得話並無道理。

    如果,當時陳小刀要是挑選這邊的冷庫,那麼救劉若煙和林俏的人,定然是陳小刀無疑,也會遭到趙旭同樣尷尬的問題。

    趙旭對陳小刀開玩笑地說︰“你可以娶了劉若煙啊?”

    “怎麼可能?少爺,你知道我心有所屬的。”陳小刀說。

    一提到這個,趙旭對陳小刀關心地詢問道︰“小刀,你和你師妹的感情進展怎麼樣了?”

    “還可以吧!雲瑤她總算是敞開了心扉,但還沒完全接受我。”

    “為什麼?”趙旭不解地問道。

    “為了陸小川!”陳小刀嘆息了一聲,說︰“陳小川就是雲瑤的心魔,只有除掉陸小川,或許能讓她釋懷吧!”

    趙旭伸手拍了拍陳小刀的肩膀,出聲安慰道︰“別放棄!只要有希望就好。”

    趙旭感覺自己和老婆李晴晴的感情之路就夠坎坷了,沒想到陳小刀的感情之路,比他還要艱難的多。

    有道是︰“有情才是無情事,無情才是最有情!”

    華怡事先接到過陳小刀的電話,待趙旭和陳小刀到了之後,早已經穿戴好等在了家里。

    華怡畢竟是個女人,雖然已近深夜,但不能在趙旭和陳小刀兩個大男人面前穿得太暴露。

    見趙旭的右手,從胳膊肘位置到手臂,黑得像烏雞骨,手掌腫脹,看上去相當駭人。

    “趙先生,你這是怎麼弄得?”華怡緊皺著秀眉,對趙旭問道。

    趙旭對華怡說,是被一條“蜈蚣”咬得。

    他記得,苗北說這是來自異域的“血斑蜈蚣”。

    異域“血斑蜈蚣?”

    華怡听了大驚失色。

    趙旭察顏觀色,從華怡眉頭緊皺,就知道這毒性肯定非常棘手。

    華怡取過銀針,讓陳小刀去取一個盆子,到樓下取下松軟的泥土,放進盆子里,以防毒血外濺。

    陳小刀將華怡說得東西準備齊全後,華怡開始用銀針,捏著趙旭的手指,開始放血。

    五根手指逐個放血後,趙旭手指的腫脹並沒有緩解多少。倒是青黑之色,略有減退。

    華怡用止血貼,粘住趙旭手指針扎的部位。然後起身對趙旭說︰“趙先生,你等一下!我去醫館給你拿瓶毒丸。”

    “小刀,你陪華醫生去吧!”趙旭說。

    陳小刀應了句︰“好!”,陪著華怡去了醫館。

    十幾分鐘,兩人回來之後,華怡將取來的“毒丸”交到了趙旭的手上,神色凝重地說︰“趙先生,異域的血斑蜈蚣,是蜈蚣里的變種,這種毒素極強。若是普通人被咬,恐怕不到一個小時就會斃命,幸好你及時封住了血脈。但這種毒,我華家藥典有過記載,只記載過有被咬病人的經歷,卻沒寫怎麼治之法。”

    “我教你一種針法,你每日戴上手套,在食手、中指和無名指的手指肚位置,分早晚放兩次血,直到手的膚色黑色顏色減退。我沒有尋到根治的方法,但暫時能保住你的這條手臂。我一會兒取一管你的血,然後研究一下。要是有結果,我會通知你!”

    趙旭見華怡為了自己,深夜還在勞累,心里非常過意不去,點頭對華怡說︰“有勞了!”

    華怡拿出注射器,在趙旭中毒的那條手臂上,抽了一管毒血,以做研究之用。

    華怡這才向趙旭詢問,倒底發生了什麼事。

    趙旭簡單對化怡講了講,但沒說劉若煙要殺自己的事情。

    幾人又聊了一會兒,陳小刀這才開車將趙旭送了回去。

    到家後,趙旭讓負責“月潭灣”安保的熊兵,派到到“平康醫院”把自己的車取回來。

    已經近凌晨一點鐘了!

    趙旭到家並沒有立即回房間休息,他坐在沙發上,看著自己中毒的那條手臂,緊鎖起了眉頭。

    沒想到會為了救劉若煙,害得自己被蜈蚣咬了。

    趙旭在這個時候中毒,萬一廠狗來了高手,可是對己方大大的不利。

    趙旭拿著從華怡那里取回來的銀針,嘗試著在手指肚子,學著放血。

    只是微微扎了一下,感覺還可以!

    就在這時,放在窗邊籠子里的那只小紫貂在籠子里竄來竄去,突然變得異常活躍起來。

    趙旭跟影子學了與動物溝通的能力,口在輕吹著口哨,想讓小紫貂安份下來。

    可是小紫貂今天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興奮的有些異常!

    趙旭緊皺起了眉頭,想打開籠子,安撫一下小紫貂。

    籠子剛打開,小紫貂一下子竄到了趙旭的手上。

    趙旭輕撫著小紫貂的柔順毛發,口中哼著柔和的口哨,對小紫貂進行安撫著。

    突然,手上傳來一陣錐心的刺痛。

    小紫貂居然對著他中毒的手,就咬了下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