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軒閣 > 歷史軍事 > 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 > 第1019章 汗王,本皇也可以當
    一秒記住【雲軒閣 www.yxgxz.com】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雲軒閣小說 www.YXGXZ.COM,最快更新<a href=# href="http://www.yufawang.cn/book_144727/">" target="_blank">http://www.yufawang.cn/book_144727/">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a>最新章節!

    第1019章 汗王,本皇也可以當

    騎兵涌入之後並不停滯。

    騎兵的生命在于高速運動,一個停下的騎兵,離死也就不遠了。

    蠻人為了包圍拓跋烈,陣形並不算厚,很快就被沖開。

    高速奔跑的馬匹說是血肉碾壓機也不為過,一路馳過,蠻人被撞得四散飛起,又是足有數百人倒在地上,多數斃命,就是沒有死的,也被撞得骨斷筋折,再也沒有戰力。

    “回頭,封死他們!”萬俟高吼︰“後面有人,他們轉不過彎!”

    他雖然對戰術並不算特別精通,但也在極短的時間內發現了騎兵的弱勢。

    他很清楚,只要把鳳無憂這一行困在陣形當中,那麼,他們的馬不僅不再是優勢,反而,會變成致命的弱點。

    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鳳無憂根本沒有停下掉轉馬頭的打算,而是,帶著騎兵,筆直地向他們身後插去。

    在他們的身後,那就是拓跋烈的人馬了!

    這女人,是想把拓跋烈的人馬也貫穿嗎?

    他睜大了眼楮向後望去,這才發現,不知何時,拓跋烈的人馬竟已疏散成了極為分散的隊形。

    當鳳無憂的騎兵到來時,他們甚至更加往旁邊讓了讓。

    而鳳無憂和騎兵們也極力控制著馬匹的方向,讓蠻人吃盡了苦頭的騎兵沖撞,竟然就像水流一樣,從拓跋烈的隊形中流了過去,幾乎沒有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

    即使有人躲避不及被馬撞到,那也都是極個別的,根本不影響大局。

    馬匹的速度非常快,幾乎瞬間就穿過了拓跋烈的隊形。

    拓跋烈舔了一下嘴唇,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齒。

    “沖鋒!”

    一聲怒吼,原本還呈分散隊形的北涼士兵們在一瞬間提起了速度,舉著長槍刀兵,凶猛地向蠻人沖來。

    他們一邊奔跑,一邊匯聚。

    等到沖到蠻人陣前的時候,已經又成了一支嚴整的隊伍。

    唯有此時,才能體現出拓跋烈掩藏在粗曠外表下的精細。

    誰會相信他這麼一個看起來大咧咧的人,竟能訓練出這麼一支指揮精細,如臂使指的軍隊來?

    蠻人大吼著沖了上去,和蠻人短兵相接。

    而幾乎在拓跋烈喊出沖鋒的同一時間,在他們的身後,也響起了同樣清脆的一聲︰“沖鋒!”

    馬蹄踏地,震得草葉不住搖晃,鳳無憂目標直指拓跋烈身後的蠻人,馬匹速度提到最高,狠狠地沖撞上去。

    他們的目標,本來就不是身前的那些蠻人。

    蠻人是一個包圍圈,把拓跋烈身後的部分也圍住了。

    沖垮後面那些人,才是鳳無憂的目標。

    在前方蠻人遇到沖擊的時候,另一邊的蠻人就已經開始采取一些行動。

    他們向著拓跋烈的方向逼近,想要給他們施加更多壓力,好讓前面的人騰出手去應付這不知道哪里來的援軍。

    可是他們沒有想到,這些明明還隔著至少兩層人馬的援軍,居然莫名其秒的,突然就到了他們的眼前。

    這一下突出其來,令人措手不及。

    他們幾乎還沒有看清怎麼回事,高大的健馬就到了他們的眼前。

    “沖……”

    “殺!”

    各色的聲音響起,伴隨著馬蹄震動,有如地獄修羅。

    一匹匹駿馬有如一架架戰車,從他們的身上碾過。

    偶有漏網之魚,還不及從地上爬起,一道閃亮的寒光過後,騎士刀也會收割掉他們的性命。

    鳳無憂一馬當先,一路沖到了蠻人的軍陣最後,一直沖上了後面的小山坡,這才勒著馬停了下來。

    在她的身後,騎兵們大多數也沖到了這個位置。

    沒有任何澀滯,鳳無憂長刀舉起,再次下達命令。

    看到騎士刀舞出的姿勢,所有騎兵自覺尋找位置,調整陣型。

    現在他們居高臨下,更可以將眼前的局勢看得清楚。

    最前方,是剛剛被他們沖擊過的蠻軍,他們遭受的沖擊最為慘痛,時間最近,此時滿地都是滾落著的受傷的人,甚至還沒有回過味來。

    往後一點,是拓跋烈的北涼士兵。

    他們已經和最後方的那些蠻人戰在一起。

    那些蠻人被騎兵沖過一輪之後,現在已經找回了一些狀態,與北涼士兵打得難解難分。

    鳳無憂只是瞄了一眼,就沒有再多關心。

    她高高舉起手中騎兵刀,再次下達命令︰“沖鋒!”

    騎兵的使命,就是沖鋒。

    只有一輪又一輪的沖鋒,才能最大地發揮騎兵的威力。

    山下的蠻軍士兵還在鬼哭狼嚎,甚至來不及從地上爬起來,就又一次听到了那讓他們心驚膽戰的奔雷蹄聲。

    他們驚恐地抬起頭,看到的,卻只有喘著粗氣的巨大馬頭。

    騎兵隊伍,又一次凶悍地涌入蠻族軍隊,毫不留情地碾壓。

    這一次,鳳無憂沖進來之後,沒有再進行穿透,而是在馬匹速度減緩之後,利用手中的兵器,對周邊的蠻人進行著狠狠地殺傷。

    地處北涼,不知還會不會有援軍,就算有援軍,也只有可能是北涼人。

    在這種情況下,最好能夠速戰速決,最大限度地保存有生力量。

    但要真想速戰速決,光憑他們這里明顯是不夠的。

    他們現在做的所有事情,其實,都只是為了創造機會而已。

    鳳無憂狠狠將一個蠻人由肩至腹劈開,轉頭往北涼人和蠻人相交戰的地方看了一眼。

    恰好就是她看到的這一眼,一道身影有如一縷輕煙般滑過夜空,無聲無息地落向蠻人陣中某個方位。

    萬俟還在嘶聲吼叫著指揮,讓蠻人士兵拼命,可是忽然之間,他感覺脖頸一涼……

    下一秒,他似乎還是張了嘴,但卻沒有聲音發出。

    他覺得自己好像突然長個子了,很高很高,以至于,下方所有人,全都在他的眼下,離他的眼楮,至少也有一個那麼遠。

    那一個瞬間,他終于意識到一件事情。

    他死了。

    他這麼高,不是因為他長個子了,而是因為,他的頭,飛到了天上。

    蕭驚瀾長劍一劃,正好在萬俟頭顱落下的時候穿在劍上。

    “蠻人首領已死……”蕭驚瀾落在萬俟的馬上,冷肅如死神︰“殺光他們!”

    他的聲音不大,但卻像是響在每個人的耳邊。

    無論是北涼軍,燕雲軍,還是蠻人本身,都下意識往他的方向看去。

    只見,月光下,蕭驚瀾長身玉立,長劍挑著一顆人頭,又俊美,又尊貴,又散發著令人由心底生畏的煞氣。

    “萬……萬大人……”

    蠻人不可思議地瞪著眼楮,根本不能相信,那麼厲害的萬大人,竟然……死了。

    在他們的認知里,那些高貴姓氏的大人們都是受天神眷顧的,根本不會輕易死。

    可是現在偏偏,事實就在他們眼前。

    他們一直服從著的大人,死了。

    北涼軍隊中忽然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歡呼聲︰“死了!蠻子首領死了!”

    “殺光他們!”

    他們先是被蠻人伏擊,又被追了一路,不知死了多少人,心里早就已經憋著一口氣。

    此時蠻人首領的死亡,讓他們把這口氣全都撒了出來。

    一時間,他們也不覺得身上疲累了,一個個像是被打了雞血似的,掄起手中的兵器,狠狠地向蠻人砍去。

    殺了他們那麼多人,也該輪到他們報仇了吧。

    “騷包!”拓跋烈瞅了一眼蕭驚瀾,悻悻地吐槽。

    殺人就殺人,搞那麼多花樣做什麼?

    弄得現在北涼軍都對他估計都有點崇拜了。

    “烈大王,看不出你還挺聰明的嘛。”

    萬俟死去,軍陣的壓力立時輕了不少,也用不著鳳無憂再指揮。

    鳳無憂留下聶錚在那里,自己縱馬跑了過來。

    “本大汗向來聰明過人!”拓跋烈非常不謙虛。

    他看了鳳無憂一眼,忽然笑道︰“鳳無憂,本大汗和你這麼有默契,你就真沒覺得我們其實很合適?不如踢了蕭驚瀾,到北涼來,本大汗那神選大妃之位……”

    “?紓 br />
    一樣東西狠狠地砸了過來。

    “靠之!”

    拓跋烈急速後退,一連退了好幾步,才看到砸他的是個血糊糊的人頭。

    “蕭驚瀾,你至不至于?”

    他怒了,拿個人頭砸他,不惡心嗎?

    蕭驚瀾理都不理他,只看著鳳無憂,伸出雙手捏了捏她的耳朵︰“亂七八糟的話別听,髒耳朵。”

    鳳無憂看著蕭驚瀾認真的神色,哭笑不得。

    皇上大人,你認真的嗎?

    事實證明,蕭驚瀾就是很認真。

    他轉頭看向拓跋烈,嫌棄得不能再嫌棄。

    敢當面撬他老婆的,拓跋烈可真是天底下頭一份。

    什麼北涼三年的,不如算了吧。

    這種地方,這種人,還是滅了比較放心。

    “蕭驚瀾,鳳無憂的神選大妃名頭,你還想不想去掉了?”

    不得不說,拓跋烈當真是有野獸一般的直覺,立刻就察覺到了危險。

    蕭驚瀾想了一下,慢慢說道︰“草原汗王,本皇……也可以當。”

    拓跋烈︰……

    你夠狠!

    這話當然只是說說而已,想當草原汗王,哪有那麼容易,有拓跋烈在,不打上個幾年十幾年,恐怕很難分出勝負。

    二人都沒再就這個話題說下去,很明智地把注意力移到了別的地方。

    就在不遠處,拓跋曜,正面如土色地看著他們。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