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軒閣 > 都市言情 > 我的雙面總裁 > 【086】淪陷
    一秒記住【雲軒閣 www.yxgxz.com】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YXGXZ.COM,最快更新我的雙面總裁最新章節!

    “挑釁你又如何?你能拿我怎樣?你別忘了,我手中握有秦家15%的股份,理論上來講,我才是秦家的繼承人,我一個不高興隨時可以收回你手上的財產,所以阿深,說話之前先動動腦子。”秦美雪伸出手指在他胸口重重戳了兩下以示警告。

    秦深冷哼一聲,殘佞的笑中裹挾著陰鷙,眼神銳利而狂狷,他往後退開一步,屈指掃了掃被秦美雪踫過的胸口,仿佛那上面沾染了什麼病毒似的,隨後勾起嘴角,口吻如刺骨的寒冰︰“那你倒是可以試試,毀了我,這輩子你都見不到秦時!”

    “你!”

    秦美雪被他震住,她睜大美目與他對視,最終輕笑一聲︰“阿深,看來你對沈盡歡余情未了啊!”

    “也許吧,快點說,別跟我兜圈子。”秦深沒有否認,這更加令秦美雪震驚錯愕,他承認他對沈盡歡余情未了?

    可當年發生那樣的事情……

    也罷,暫時不管那麼多,只要能攪黃了他和林笙簫的婚事,離間他和林建東之間的關系,就足夠了。

    秦美雪想到這兒嘴角笑容更加深刻,她伸手攏了攏栗色的大波浪,紅唇一勾,說︰“沈盡歡的外公昨天下午突發腦溢血被送去A市市人醫搶救。”

    “……”

    什麼!!

    秦深眼眸一刺,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竟然什麼都不知道!難怪沈盡歡昨晚情緒那麼不對勁,而且今天一天都沒有主動聯系他!

    “不過你也別太擔心,我听說,薄千野的弟弟鄭英奇昨晚陪同她一起回老家,這個點兒……”秦美雪抬腕看了下時間,又斜睨著秦深,將他煞白的臉色看在眼中,繼續道,“這個點兒他們一家四口應該正坐在一起吃飯吧!”

    “ !”

    歐洲文藝復興時期上等的瓷器應聲落地,秦美雪回神,就見秦深暴跳如雷,正憤怒地砸東西解恨。

    該死的鄭英奇!

    可惡的沈盡歡!

    為什麼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她都不告訴他!居然讓那鄭英奇趁虛而入!

    秦美雪又笑了笑︰“話我可帶到了,你要是放心不下沈盡歡,那就盡管去找她,酒店那邊我倒是有本事幫你應付著,不過,站在我的角度,我真心不建議你去,其實去了也沒用,沈盡歡的外公外婆早就對你恨之入骨,你要是去了,說不定都沒命回來,我雖然看你不順眼,不過你體內好歹還留著小時的第二重人格,我還真舍不得讓你去冒險。”

    秦美雪故意添油加醋惺惺作態,暴怒的秦深逐漸恢復理智,他深深地看了秦美雪一眼,緊握的拳頭漸漸松開,出乎意外地朝她道了聲謝。

    秦美雪難以置信地看向他,動了下嘴唇,竟不知該說什麼。

    以前,他們兩個見了面就是互掐,她不會退讓,秦深也不會妥協,往往最後都是不歡而散,她活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听秦深說過一句謝謝,這還是第一次。

    秦美雪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發燙的頸子,挑起美艷的眸子,說︰“時間不多了,去或不去趕緊做個決定,要麼去找沈盡歡,要麼去萬盛酒店完成你的訂婚儀式。”

    “……”

    秦深看了她一眼,之後上樓換衣服,只花了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就踏出秦公館的大門,何路在一旁拉都拉不住,最後還是秦美雪擺擺手︰“由他去吧,他自己捅下的婁子得由他自己解決,阿深,直升機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趕不趕得上就看你個人造化了!”

    “多謝!”

    秦深咬牙蹦出兩字,隨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

    晚上九點,鄭英奇還沒有到,外婆愈發擔心他是臨陣脫逃,緊握著沈盡歡的手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沈盡歡寬慰她,可漸漸的連她自己也有些動搖了。

    鄭英奇一大早就出發了,A市和S市雖然相距甚遠,但這已經過了12個小時,怎麼可能還不到呢?除非,他家里出了點問題,暫時拿不出二十萬現金。

    沈盡歡倒也沒覺得失望,她摸出手機打算給鄭英奇打個電話,讓他別費心湊二十萬了,只是她剛要撥鄭英奇的號碼,對方的電話就撥了進來。

    沈盡歡著急按下接听鍵。

    “盡歡,你等等我,我車子拋錨了,正在修,很快就能到市人醫了。”鄭英奇的聲音響徹整個病房,沈盡歡听後松了口氣,外婆緊皺的眉頭也終于舒展開來。

    沈盡歡從病房里出來,聲音溫柔地對電話那頭說︰“那好,你注意安全,一定要開慢點,不著急的,這邊也沒有催著要交錢。”

    “嗯,你們早點休息吧,這會兒時候也不早了,不用刻意等我,總之錢我已經拿到手了,就算車子修不好,我靠兩條腿走也要把錢交到你手上。”鄭英奇在電話那頭說的話令沈盡歡感動得一塌糊涂,她點點頭,眼眶微紅︰“謝謝你鄭英奇。”

    “是沈盡歡小姐嗎?”一個護士迎面走來,沈盡歡捂住手機話筒疑惑地看著她︰“我是,請問有什麼事麼?”

    “是這樣的,你外公的醫療費用已經預交了二十萬,你過來確認一下。”

    “啊?”

    沈盡歡愣了一下,已經交了?可是鄭英奇不是還在路上嗎?

    “你快點兒隨我來吧!”

    “哦,好,我來了。”沈盡歡心有疑慮,也沒跟鄭英奇多說什麼,忙掛了電話跟上那護士的腳步。

    “請問是誰交的錢?”沈盡歡問。

    “對方是匿名捐贈,估計是某個有錢的慈善家剛巧經過咱們醫院知道了你的家境,所以出手相助吧,你真幸運呢。”護士戴著大大的口罩,將臉遮得嚴嚴實實,只露出一雙烏黑發亮的眼楮。

    沈盡歡听後點點頭,感慨這世上原來還是有好心人的,這樣一來,她就不用欠鄭英奇人情了。

    走過長長的走廊,沈盡歡察覺到了不對勁,服務台不在這個方向,而這個護士又戴著口罩,神情舉止透著些許古怪,她立馬心里警鐘大響,想起今天早晨在這兒踫到過葉朗和謝淑樺,她停下步子,擰眉說道︰“你要帶我去哪兒?”

    護士催促道︰“去簽字啊!二十萬不是小數目,我們需要你親自簽字確認,不然出了差錯我們可擔當不起。”

    “服務台不在這邊,你是誰!”

    沈盡歡往後退了一步,她余光瞥見旁邊是緊急通道,于是身子不由往那邊挪了兩步,只是沒等她開溜,背後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已然壓了過來,一下將她抱個滿懷!!

    “啊!”

    沈盡歡驚呼一聲,下意識揮舞雙臂掙扎,男人鐵臂緊緊箍住她的身子,而後瘦削的下巴擱在她肩頭,這個動作……沈盡歡驀地停止反抗,難以置信地僵立在原地。

    怎麼會是他?

    他怎麼可能會過來?

    這個點,他應該已經和林笙簫舉辦了訂婚典禮,他們應該在新房里你儂我儂互訴傾慕之情。

    可事實卻是,身後抱著自己的男人的的確確就是秦深!沈盡歡不需要轉過去看那張臉,光是他這個霸道動作,以及他身上那股似有若無的淡香,就時刻提醒著她他的身份!

    他是秦深!絕對沒錯!

    沈盡歡心髒狂跳不止,不知是純粹的震驚,還是遇到他後抓住救命稻草的驚喜,她沒想到在絕境中會踫到秦深,也沒想到他會拋下林笙簫來A市找她!

    這一秒,心里有一個念頭非常強烈,強烈到她快控制不住自己,轉頭撲入他懷中放聲痛哭!

    但沈盡歡終是忍住了,太懂得隱忍的人,往往不被上蒼眷顧。

    “為什麼不告訴我?”

    秦深的聲音低沉沙啞,好像是用了很大力氣也勉強從嗓子眼里擠出來的,他是真的快氣死了,明明已經到了火燒眉毛的時候,可沈盡歡去該死地求助了鄭英奇!甚至都沒主動給他打一通電話!

    沈盡歡怔住了,茫然地眨了眨眼楮,走廊上哪里還有方才那個護士?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敢情,秦深就是那護士口中的有錢慈善家!

    “你……你怎麼會來?”沈盡歡好半會兒才找回心魂,她遲疑了片刻,鼓起勇氣問出口。

    秦深抱住她的手臂再度緊了緊,他道︰“我不來,你是不是就打算自己扛著?”

    “我……”沈盡歡被他的話噎住,一時間愣在原地,竟不知該作何反應。

    他應該在訂婚典禮上的,可卻突然出現在了這里,不管是誰告訴了他外公突發腦溢血住院的消息,他能拋下一切趕來,她已經很感動了。

    其實,女人要的感情真的很簡單,沈盡歡以為自己會恨秦深一輩子,以為經過昨天的事情之後,她這輩子都不會再和秦深見面,也打算將他這個人從自己心上一點點剔除,然而恰是此刻秦深的出現,一下讓她的生命出現驚天大逆轉,也讓那些瘋狂的念頭重新生根發芽,攀枝錯節地佔據她的理性。

    沈盡歡視線模糊,氤氳的水汽立馬充盈了眼眶,她用力吸了口氣,聲音卻不由自主地哽咽起來。

    “沈盡歡,說話!”秦深不輕不重的聲音隱藏著滔天憤怒,沈盡歡抿了抿唇,口是心非繼續逞強道︰“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會解決,沒有想過要求助于別人,何況昨天你說過,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我。”

    “所以你是為了跟我賭氣,寧願接受鄭英奇的幫助也不肯告訴我?!”秦深低吼一聲,眼底的光愈發冷冽,在這大夏天的竟讓她硬生生嚇出一身的冷汗!

    她可真有本事!生死攸關的大事她居然也能賭氣不說!

    要不是今天秦美雪告訴他,他或許被她氣得一怒之下真娶了林笙簫,到時候追悔莫及!

    “你管不著!”沈盡歡咬牙,眼眸一凜,突然用力掙脫開他的懷抱,頭也不回地往前跑去。

    “你給我站住!”

    秦深幾步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沈盡歡猝不及防被他逮個正著,後背“咚”的一聲抵上牆,男人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她牢牢禁錮在懷中,沈盡歡錯愕不已,她猛一抬頭,便跌入那雙浩瀚如星辰的黑眸之中,不等她開口,唇就被死死封住!

    狂狷的吻霸道來襲,焦急迫切。

    他口中有一股苦澀的味道,沈盡歡也沒好到哪里去,男人一手箍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則扣著她的後腦勺,將她緊緊摟在懷里,放肆地親吻!

    這一吻,驚天動地,將二人之間的隔閡似乎都吻去了。沈盡歡因為方才狂跑的那幾步而氣息不暢,她窘迫不已,伸手推了他胸口兩下,不過這男人的胸膛就跟鐵塊似的,雷打不動,無論她怎麼掙扎,他都不肯松手,反而吻得更加凶狠,甚至懲罰性地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秦深吻得十分用心,起初是狂躁的,急切地想要紓解某種情緒,到後來卻變得很輕很輕,力道輕柔地仿佛是在品嘗絕世珍饈。

    沈盡歡徹底淪陷在他這突如其來的一吻之中。

    “盡歡。”

    男人輕喚她的名字,沈盡歡听到這一聲恍如隔世的稱呼,徹底放棄了掙扎。

    這麼多年了,唯有他一人,能將她的名字叫得婉轉悠長。

    她仰面看向他那張精工雕琢的俊臉,他個子很高,她需要仰頭四十五度才能看到他的眼楮,那雙熟悉的、充滿憤怒和其他不明情愫的眼楮。

    此刻,她才有空打量他,他身上穿著簡約的休閑服,領口有些許皺褶,發絲凌亂,風塵僕僕,想來,應該不是剛從訂婚現場匆匆趕到。

    秦深扣著她的腕子,黑眸灼灼地盯著她,許久,才忽然拽著她往外走。

    這還真是秦深的行事風格,二話不說拽住就走。

    沈盡歡被動地跟上他的腳步,掙扎兩下未果,索性放棄了掙扎。

    男人徑直將她帶到醫院門口的花園里,這里伸手不見五指,四下無人,沈盡歡一來就覺得毛骨悚然,尤其秦深此刻眼中的憤怒讓她心慌意亂,她連忙蹲下身子,死活賴在地上不走。

    “你有什麼話就直接問,我還要回去照顧外公外婆,他們見不到我會擔心的。”出口的聲音陌生得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明明心中感激秦深,甚至對于他的到來又驚又喜,偏偏嘴上說出來的話那麼傷人。

    秦深聞言不由皺眉,她這麼急于和他撇清關系,是不是在她眼里他又自作多情了?

    他從兜里摸出根香煙來,找了半天才找到火,點燃後先狠狠吸了一口,讓煙草的嗆辣感充斥心肺,他才開口︰“我已經給你外公安排了國外最好的醫療團隊,他不會有事的。”

    沈盡歡心頭一震,旋即從地上爬起來,仰頭看著他︰“那我需要付出什麼代價?”

    “什麼?”

    這次輪到秦深愣住。

    沈盡歡笑了下,笑容有些令人琢磨不透,她繼續說道︰“你不會平白無故幫助我,我們之前說好的,一次交易上一次床,你是不是又想讓我陪你睡……”

    “沈盡歡,你以為你陪睡的技術有多高超別人無法取代麼!”秦深明白了她的意思,胸口極速竄起怒火,整雙眼眸布滿陰沉之色,臉部的輪廓也忽然變得驚駭無比,他將香煙砸在地上,狠狠踩了一腳,仿佛那一腳踩的是沈盡歡。

    沈盡歡神色黯然了一下,好在夜色掩飾掉了雙方所有的面部表情,只能看到彼此眼中的光亮。

    沈盡歡輕聲呢喃,聲音細若蚊蠅︰“那為什麼要幫我?你應該在和林笙簫的訂婚儀式上才對,不該出現在這里。”

    “蠢女人!我要是不幫你,你是不是就打算對那個鄭英奇以身相許了?!”

    秦深怒不可遏,幸好他來得及時,要真讓鄭英奇交了錢,他秦深的臉面往哪兒擱?!

    “我沒有,錢我是問鄭英奇借的,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非要將人逼上絕路才肯罷休麼?”

    “你這話什麼意思?”秦深冷笑,好,很好,這女人膽子越來越肥了,現在不光會頂撞他的話,居然還會拿他跟區區一個鄭英奇做比較!

    這話什麼意思秦深自然知道,她是在諷刺他不如鄭英奇高尚,諷刺他每次幫她都有利所圖,不像鄭英奇那麼單純!

    可單純不單純誰知道?

    沈盡歡長得這麼人畜無害,誰見了她對她沒想法?他就不信那鄭英奇真那麼高尚平白無故借她二十萬,一點好處都撈不到!

    “字面上的意思,你听不懂就算了,謝謝你的二十萬,我以後會還給你的。”沈盡歡收回目光,整理好腦子里一團亂的思緒,面無表情地對秦深說道。

    她需要冷靜一下,不然再這樣下去準會因為沖動而誤事。

    秦深當真能被她一句話氣死,他眯起眼楮,黑眸深邃銳利,說道︰“你拿什麼還?”

    “憑我的雙手,我賺夠了錢就會還給你。”沈盡歡天真地回答。

    秦深忽而邪笑一聲,手指挑起她微涼的下巴,忽然而至的熱氣令沈盡歡面紅耳赤,不過秦深看不見。

    “我有說過要你這麼還麼?”他的聲音帶著一絲調侃,一貫霸道冷漠的口吻听得人膽顫心驚。

    “你……”沈盡歡胸口堵悶,她攥緊手心,抬起的眼眸里流露出復雜之色,“秦深,鄭英奇已經在路上了,他帶了錢,你支付的那二十萬我今晚就可以還給你!”

    “我不接受!沈盡歡,你越是著急和我撇清關系,我就越是不讓你如意!錢是我出的,我要你按照我的方式來還債!”

    秦深盯著她的眸子,一字一頓地強調,沈盡歡心頭漏跳兩拍︰“你要做什麼?”

    “你覺得呢?”

    秦深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在這夜深人靜的花園里莫名令人毛骨悚然,沈盡歡瑟縮了下脖子,理直氣壯道︰“我不會答應的!等鄭英奇來了之後我會立刻將錢還給你,我不需要你的幫助!你還是回去陪你的林家千金大小姐吧!”

    這話絕對有賭氣的成分,不過也確實是發自肺腑之言,沈盡歡說完,非但沒覺得緊壓在心口的大石頭落下,反而更覺呼吸不暢。

    想到他和林笙簫之間的關系,她好不容易升騰起來的一絲愉悅感也瞬間煙消雲散。

    別傻了沈盡歡,你以為他來找你無條件幫助你,就真的在乎你喜歡你了麼?在他心里,能配得上他的,能給他的公司帶來的利益,只有林笙簫一人,他這麼做無非是想打動你的心,以軟攻硬,到時候將你一網打盡罷了!

    秦深眼神含笑,他伸手貼上她滾燙的臉頰,吐出來的字眼極其曖昧,如致命的罌粟︰“盡歡,你這是在吃醋麼?”

    “我沒有!”

    沈盡歡幾乎是脫口而出,可一說完就心虛了,因為她這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口吻早就泄漏了她的情緒,她心里不經懊惱,秦深的突然造訪打亂了她所有的節奏,導致她剛平復下來的心再次澎湃洶涌。

    秦深陰鷙的心情似乎一下轉好,他手指反復摩挲她的臉頰,沈盡歡面紅耳赤,渾身都不自在,她想要伸手拍掉他的手,結果男人卻霸道得很,她怎麼也掙脫不開。

    後來……

    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很微妙,也沒有再正面爭吵,誰都不提那二十萬,沉默的空間令人窒息,沈盡歡聞著秦深身上那股令人安心的味道,視線寸寸模糊。

    “你……沒有娶林笙簫?”

    這個問題從他出現的那一秒就一直困惑著她,到此刻,她再也繃不住了,必須要問個清楚明白。

    “如果我說沒有,你相信麼?”秦深沒有給個準確答復,而是似笑非笑地反問。

    沈盡歡臉不由自主地紅了,心頭癢癢的,仿佛被小貓爪子撓過了一般,她垂下雙眸,硬著頭皮說︰“所以,你是因為我外公的事情,而推遲了和林笙簫的訂婚典禮麼?”

    “不是推遲,”男人抿了下唇,語氣堅定,“我說了,我不會娶林笙簫,至于你,有我在的一天,就別想和鄭英奇纏纏綿綿!”

    沈盡歡︰“……”

    四下無聲,月黑風高,秦深忍不住將她納入懷抱,沈盡歡只抗拒了一下,就老老實實地任由他抱住。

    “沈盡歡,收起你身上的刺吧,我不想再拔了,我怕你太疼承受不住,到時候躲我更遠。”

    秦深手指輕撫她後背,沈盡歡身子一僵,仿佛沒有料到他會以這樣的口吻同她說話,她咬了咬嘴唇,沒有回應他。

    雖然沒有回應,但是彼此已然心照不宣。

    秦深抱著她,心情更好了。

    “歡歡你在哪兒啊?”

    一道突兀的聲音打破了彼此間的和諧氣氛,沈盡歡嚇了一跳,慌忙推開秦深,慌慌張張地小聲說︰“你快點兒走,我外婆來了!要是被她發現你在這兒她會打死你的!”

    秦深擰了擰眉,傾身上前,霸道地扣住她手腕,說︰“怕什麼?該來的總會來,你難不成要在你外婆面前瞞著一輩子麼?”

    “秦深,我、我還沒想好,你給我點時間思考。”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