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軒閣 > 都市言情 > 我的雙面總裁 > 【084】她听見秦深輕喚林笙簫親愛的
    一秒記住【雲軒閣 www.yxgxz.com】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YXGXZ.COM,最快更新我的雙面總裁最新章節!

    全身癱瘓,意識出現障礙,那不就是成了活死人嗎?

    外婆一把拉住醫生的手臂,哭得上氣不接下氣︰“醫生,醫生你一定要救救他啊!我老伴兒他還年輕,他才70歲啊!”

    醫生為難地皺起眉頭︰“真的很抱歉,不是我不救他,實在是送來太晚了,能保住一口氣活著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

    鄭英奇走過去朝醫生使了個眼色,隨後那醫生便改了口︰“其實……也沒有到無藥可救的地步,後期好好調理有望恢復的,所以你們不必太擔心,病人剛剛接受手術,現在轉移到加護病房,這段時間需要住院觀察,至少要臥床休息四周,你們家屬去辦一下住院手續,把費用先交了吧。”

    “真的有救嗎?醫生你方才明明說……”老婆子一听到老伴兒有救,頓時兩眼發光,可一听到醫生後半句話,要交錢,她便發愁了。

    家里早就沒有閑錢了,老頭子這次光手術費就花掉了八千塊,還是她問左鄰右舍借來的,現在又要交住院費,也不知道究竟多少。

    醫生看了鄭英奇一眼,後者朝他輕微地搖了下頭,醫生便說︰“我們小城市醫療水平有限,自然比不上大城市先進,目前這種情況在我們這兒只能保守治療,後期稍微穩定一點了我會為病人辦理轉院手續,將他轉到大城市大醫院去接受治療,所以治愈的可能性也會提高。”

    老人家點點頭,抿了抿唇,滿臉皺紋縱橫交錯,她抖著聲音問︰“那就好,能救就好,醫生,請問一共要多少錢才能治好我老伴兒?”

    “暫時說不準,保守估計需要二十萬。”

    二十萬!

    老人家眼前一黑,要不是沈盡歡及時扶了她一把,她恐怕真要一頭栽下去。

    家里連一萬塊都拿不出來,又去哪里找那二十萬?!

    沈盡歡咬了咬牙︰“別擔心,我來想辦法,我先去把住院費交了,火兒,你留在這里陪著太奶奶。”

    “好。”火兒乖巧地拉住老人家的手。

    “歡歡,你要去哪里找二十萬?二十萬不是個小數目啊!”她拉住沈盡歡的手,醫生看慣了人情冷暖,沒多說什麼便離開了。

    沈盡歡看著外婆的眼楮,事實上她自己也不知道該去哪里找二十萬,二十萬對于她這種低薪收入的人來說根本就是天文數字!她就算一個月不吃不喝不花一分錢,也要四五年才能賺到!然而這根本不切實際,她已經連工作都丟了,還要養孩子,她到哪里去找二十萬啊……

    沈盡歡是個孝順的孩子,她不想讓外婆操心,便拍了拍她的肩膀說︰“外婆,您放心,我一不偷二不搶。”哪怕是借,她也一定要湊齊外公的醫療費!

    “那你哪兒來的二十萬?你別騙我,我知道你這些年日子過得並不好!每個月就領那麼點錢,又要拉扯孩子又要給家里寄生活補貼,你不可能存下二十萬!盡歡,你可千萬別做傻事,別去找那個男人……”

    外婆老淚縱橫,突如其來的變故令這個本就困難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若是拿不出二十萬,老伴兒變相在等死,可若是求了那個男人,她就是將盡歡往火坑里推!何況……當年發生那事以後,那男人早就一走了之,根本不顧他們沈家的死活,她憑什麼認為只要他們去求他,他就一定會出手相助?

    “外婆,”沈盡歡嚴肅地喊了她一聲,用力握了握她布滿老繭皺紋的手,說,“我不會去找他,這輩子就算讓我死,我都不可能問他借錢!”

    “那二十萬……”

    “我現在不是有工作嗎?我在一家大企業工作,我認識一個老板,他很有錢,之前對我也有過關照,只要我開口問他借錢,就算是打欠條,他一定會借給我的,以後我努力工作,將這二十萬還上就是了。”

    短暫的驚慌失措後,沈盡歡腦子里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沈讓,他是王玲的男朋友,又多次給過她幫助,她相信,或許只要她開口,真誠地立下欠條,他一定會幫助她的吧,畢竟二十萬對于窮人來說是天文數字,而對于沈讓那樣的人而言不過是幾件奢侈品的錢而已。

    外婆听到錢有了著落,緊皺的眉心總算舒展開來,她反握著沈盡歡的手,再三叮囑︰“事不宜遲,待會兒你就趕緊給你那朋友去個電話,只要他肯借,你就把我們老家的房產證拿去做抵押吧!”

    “外婆,可是那房子是您當初和外公結婚的時候……”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管那麼多做什麼!要是房子能值二十萬,我立馬賣咯!可惜咱們這邊比較落後,政府規劃拆遷到現在也沒見拆,咱的房產證放家里也是不值錢的,索性你拿去問朋友貸款吧!這樣錢也說得清。”

    “不行,房產證不能抵押,要是房子沒了,您和外公住哪兒呢?我來想辦法,外婆您別管了。”

    “要是你外公沒了,我也不想活了,我還要那房子做什麼?!”外婆急得跺腳,雙手捂住臉頰,眼淚從指縫中流出來,沈盡歡看了之後喉間哽塞,可她不敢拿走家里的房產證,她不能保證沈讓一定會借錢給她,如今她已然和秦深劃清界限,沈讓又是秦深最要好的朋友,沈讓若是注重兄弟之情就很有可能不會借錢給她。

    她之所以這麼對外婆說,主要是想讓她暫時安心,到時候她再想想其他的辦法。

    “你們就別擔心了,二十萬我有,盡歡外公的醫藥費就包在我身上吧。”

    鄭英奇開口說道,沈盡歡睜大眼楮,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卻是硬生生咽了下去。她憑什麼拒絕?外公的命不是開玩笑的,鄭英奇肯借給她錢,這種時候她還要那可笑的自尊心做什麼?

    “不過我身上暫時沒這麼多錢,我需要回家一趟,盡歡,這是我的銀行卡,上面的錢足夠支付住院費了,等安置下來我就回去取錢給你。”鄭英奇非常爽快地應承下來,沈盡歡感激地看著他,許久點點頭︰“謝謝你,這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的。”

    “客氣什麼,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只要能治好盡歡外公,出多少錢都不要緊。”鄭英奇慷慨地笑了笑,外婆看他的眼神似乎有所改變,她感動地連連彎腰道謝︰“謝謝你,謝謝你啊小伙子,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真是對不起,我剛才還對你有意見,覺得你不是好人,是我有眼不識泰山……”

    “老人家您快別這麼說,我和盡歡是朋友,盡歡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您別這樣,我承受不起。”要不是因為家里凍結了他的信用卡銀行卡,他也不至于要回去才能拿到二十萬。

    鄭英奇想到這兒心里就來氣!

    “謝謝你,謝謝你小伙子。”

    外婆連連道謝,因為這件事對鄭英奇改觀,她和沈盡歡都沒再提房子的事情,等到沈盡歡交了五千塊住院費,回到加護病房後,就看到外婆和鄭英奇兩人一左一右坐在外公的病床邊,鄭英奇收起了一貫的那副玩世不恭,反正滿臉嚴肅,見到她進來,他連忙起身,說︰“你來了,來,坐這兒,現在時候不早了,我去買點夜宵過來,你們忙了一夜估計也餓了。”

    能不餓麼?他還記得自己今早去淺水灣鬧事,看到沈盡歡將粥碗打翻在地,顯然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沒吃一口飯,這會兒見著她小臉煞白,嘴唇都失了血色,他都覺得心疼了。

    沈盡歡將銀行卡還給他︰“那我陪你一起去吧。”

    “也好,我對這附近也不熟悉,那,沈焱,老人家,我就和盡歡先出去買點兒東西,你們要是困了就在旁邊床鋪睡一會兒。”

    “好好好,你們去吧,注意安全。”

    沈盡歡和鄭英奇並肩離開病房。

    “鄭英奇,真的謝謝你,今天要不是你跟著一起回來,我真不知該如何是好,如果不是你,外公可能連像樣的病房都住不到……”醫院也是個講究人情冷暖的地方,交不起住院費就等著睡過道,睡地板,她年紀輕不要緊,可是外公外婆年紀大了,不能受寒,何況外公還生著病……

    沈盡歡低下頭,捏了捏手掌心,她又欠了鄭英奇一個大人情。

    鄭英奇痞痞地笑了笑︰“你要真過意不去,那就以身相許唄!”

    沈盡歡猝然抬頭,對上他一雙玩世不恭的眸子,狠狠看了一眼,然後別過視線︰“你別開玩笑了,你這樣的人值得更好的。”

    “怎麼?難道你就差了?盡歡,別妄自菲薄,你在我眼里是最好的。”鄭英奇情不自禁地說道。

    兩人走出了醫院,老家的風有點兒冷,好在沈盡歡身上披著鄭英奇事先準備好的外套,她攏了攏衣領,心頭浮現一絲暖意。

    鄭英奇真的是個暖男,體現在方方面面。

    “盡歡,你當真不願意考慮我一下麼?”鄭英奇忽然停下腳步,拽住她的手,動作輕柔卻不失力道,沈盡歡一瞬間就愣住了,她呆呆地看著他,問︰“鄭英奇,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當然知道,其實我老早就想對你說了,也旁敲側擊過好幾次,只是看你一個人壓力太大,所以不想逼著你,不過今天既然提到了這個問題,我想有必要正視了,盡歡,我喜歡你,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

    女朋友?!

    鄭英奇說他喜歡她?!

    沈盡歡心髒突突狂跳,她目瞪口呆地望著他,仿佛想要從他認真的俊臉上找出一絲玩笑的痕跡。

    然而並沒有,鄭英奇這樣子一點也不像在開玩笑!他是認真的!

    心里正這麼想著,男人便繼續開口,他牽著她的手,姿勢優雅得如同英國紳士,深情款款地說道︰“盡歡,我是真的喜歡你。”

    “不、不行!”

    沈盡歡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咬牙拒絕了鄭英奇,男人面上露出些許無奈與受傷的神色,此刻已至深夜,路燈在他臉上投下一片陰影,顯得無比落寞。

    第二次了,上次在他家里,他也暗示了沈盡歡,結果被無情拒絕,這次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表白,結果還是被拒絕。

    鄭英奇嘗到了挫敗感,他舔了下嘴唇,而後伸手將她壓在電線桿上,說︰“為什麼不行?”

    變化來得太快,她完全沒意識到鄭英奇會對她這樣,她傻傻地任由他壓著自己,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復雜萬千地盯著他,良久才開口︰“我生過孩子,和秦深之間……總之,你值得更好的女子。”

    “我不介意!”鄭英奇低聲強調,“你的過去我無從插手,我也沒資格介意,我只想用我的余生來守護你,讓你後半生享受幸福,不要再這般辛苦顛沛流離了。”

    “你……”沈盡歡真真傻眼了。

    以前沈盡歡也沒細看過他,這會兒彼此湊得很近,她這才注意到鄭英奇其實長相相當精致,五官立體深邃,氣質清俊優雅超凡脫俗,哪怕被秦深揍了一頓臉上有著不少淤青,也絲毫不影響他帥氣陽光的形象。

    其實,這才是沈盡歡心里喜歡的類型吧?

    陽光,帥氣,積極,向上,而不是像秦深那樣老沉,深不可測。

    可是……這樣的鄭英奇恰恰是她不敢喜歡的,他太完美了,而她早就被摧殘得不像人樣,甚至連一具干淨的身體都沒有,心也是千瘡百孔,她何德何能能接受鄭英奇的愛慕?

    “盡歡,我從來都不介意你的過去,五年前你和秦深之間發生了什麼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盡己所能給你做好的,我不願意看到你受苦。”鄭英奇目光灼灼地看著她,他說的每一個字都是肺腑之言,也是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的,從他陪沈盡歡回老家,通過那幾個鄰居的口依稀了解了沈盡歡的過去以及他們一家的不容易後,他就下定決心要對她好,讓她不再吃苦受累。

    “可我配不上你,鄭英奇你別犯傻,你家里條件很好,自身又很優秀,像你這樣的人和我在一起太掉身份了。”

    “誰說掉身份了?你真是……真是冥頑不靈!我是真心喜歡你所以才想和你在一起,你是不是覺得我平時都吊兒郎當的,所以我說的話你都不相信?”

    沈盡歡抿了抿唇,心髒因為緊張和震驚狂跳不止。

    她猜到過鄭英奇喜歡她,可她從來不敢深想,她內心深深的自卑促使她至今無妨敞開心扉接受其他男人的追求。也許,她骨子里就是犯賤,明明秦深傷害了她,她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心吧。

    燈光自頭頂傾瀉而下,沈盡歡腦海里不經浮現前段日子在S市醫院發生的事情,她被秦時出手所救,而秦時也是用這樣的動作將她壓在電線桿上,侵犯了她。

    沈盡歡心尖一顫,連忙伸手去推鄭英奇,鄭英奇並無秦深那般霸道,她推了推他便讓開了,神色懊惱地看著她,說︰“盡歡,你什麼時候能稍微糊涂些該多好,何必對事事都這麼較真呢?”

    “我不能糊涂,鄭英奇,我說了你值得更好的女子,你別將感情浪費在我身上。”沈盡歡鼓起勇氣正視他的眼楮,也因此將他一閃而逝的落寞看在眼中。

    鄭英奇收回手,兩手瀟灑插兜,率先邁開步子︰“瞧你,連玩笑都開不得,我跟你說笑呢!我怎麼可能喜歡你嘛,你是沈焱的媽媽,沈焱又是我的學生,我要是喜歡你可不亂套了?”

    “……”

    沈盡歡暗暗松了口氣,知道鄭英奇是個口是心非的人,她也順著他的台階往下走,不敢再提方才的話題,只道︰“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的,等我辭了林氏那份工作,我會立刻找一份新工作,每個月的工資我都會交給你一部分,你可以算我利息……”

    “不必急著還,等你有錢了再說吧,”鄭英奇頭也沒回,只是兀自對著黑夜笑了笑,“其實我好奇的是,你方才說有錢的老板是誰?是秦深麼?”

    沈盡歡一愣,旋即跟上他的腳步,邊走邊說︰“不是,我不可能問他借錢的。”

    “剛才我一直沒說話,不是我不想借你錢,是因為我覺得你可能會向秦深求助,畢竟他是沈焱的親生父親,他對沈家也該做點貢獻,只是沒想到你不願意,後來還說要拿房產證做抵押,所以我就開口了。”

    “我知道的,謝謝你,我本打算問沈讓借錢,二十萬對他們那樣的人來說根本不值一提,可我也是抱著試試看的心理,畢竟他是秦深要好的朋友,我和秦深鬧掰了,沈讓或許會和我撇清關系吧!”

    “盡歡,明天……就是訂婚宴了,你不要緊吧?”鄭英奇小心翼翼地問了一聲,沈盡歡後背一僵,而後暗暗握了握拳頭又松開,故作輕松道︰“不要緊,不關我的事。”

    “真的無法轉圜了麼?若是真對秦深死心了,那不如考慮一下我吧。”鄭英奇聳聳肩,他個高腿長走在前面,夜風將他的聲音吹過來,沈盡歡精神一震,心頭又是一串復雜的情緒蔓延開來。

    ……

    兩人在醫院大門口買了些小餛飩和面條帶回病房。

    幾人都餓了,一人吃了一大碗,吃完之後,沈盡歡和鄭英奇一起將餐盒餐具收拾了扔到垃圾桶里。

    “時間不早了,大家都休息吧,我在這兒看著。”

    鄭英奇拍了拍沈盡歡的肩膀,她搖搖頭︰“我要陪著外公,倒是你,你去休息吧,你身體還沒恢復,別因為我家里的事情而累壞了,不然我會過意不去的。”

    “我大男人要什麼緊?別? 鋁耍 愀轄羲 躒? 魄頗隳茄劬 斕黴米鈾頻模 褂猩蜢停 筒鈑沒鴆癜舫拋叛燮?耍 愀峽齏 鈾   讓髟縑熗亮宋醫心忝恰!br />
    “可是……”

    “別可是!”

    鄭英奇不耐煩地呵斥了一聲,沈盡歡確實很累,她深深地看了鄭英奇一眼,爾後點點頭。

    沈盡歡抱著火兒就睡在病房的沙發上,外婆則睡在另外一張病床上,鄭英奇搬了把椅子坐在沈盡歡外公的病床邊,默默地守著夜。

    ……

    沈盡歡做了一晚上的噩夢,夢里外公突發腦溢血搶救無效外婆受到刺激精神失常,她哭得撕心裂肺,拼命想要從夢中醒來,偏偏好像有什麼東西死死壓著她的胸口,令她怎麼也醒不來。

    畫面一轉,高檔的五星級酒店,衣香麗影,賓客滿堂,秦深和林笙簫穿著婚紗禮服手挽著手宣布愛的誓言,而她就站在人群之中,眼睜睜看著他娶了別的女人,眼睜睜看著他和林笙簫一切倒香檳、切蛋糕、互相交換訂婚戒指……

    秦深從人群中走來,林笙簫驕傲得如同白天鵝,她挽著秦深的胳膊,昂首挺胸,接過杯子朝她恭祝︰“沈盡歡,我真要謝謝你眼拙,讓我白撿了個大便宜。”

    說著,她故意揚了揚左手中指上的鴿血紅寶石戒指,目光挑釁地看著她。

    和她相比,沈盡歡就是個丑小鴨,穿著一身不上檔次的地攤貨,腳上還是一雙破舊的帆布鞋,面對林笙簫的有意刁難,她局促地看了眼秦深,誰料秦深的目光都未曾落在她身上,始終深情款款地望著旁邊的林笙簫,她听見秦深輕喚林笙簫親愛的,哈,多麼動听美妙的昵稱啊,他從來都沒這麼叫過她……

    沈盡歡心里苦澀,仿佛被一團棉花堵住,連呼吸都變得困難,她勉強擠出一絲苦笑,豪爽地將杯中香檳一飲而盡,隨後大方說道︰“那就祝你們白頭到老,永結同心。”

    林笙簫精致美麗的臉龐忽然綻放一絲詭異陰鷙的笑,在她怔愣之際忽然舉起酒杯,將杯里的香檳悉數倒在她臉上。

    粘稠的酒水從她頭頂滑落,將她本就狼狽的小臉打得更加不堪入目,身上衣服全髒了,四周有賓客頻頻投來好奇的目光,隱約還有諷刺她不自量力的竊竊私語。

    沈盡歡握了握拳頭,忍怒抹了把臉,連尖叫都忘了,她又看了秦深一眼,男人嘴角勾著一絲笑,那弧度是恰到好處的嘲諷,林笙簫往後退了一步,滿臉厭棄,輕嘖一聲︰“嘖,不好意思啊,我手滑了,你這衣服應該也不貴吧,我賠錢給你。”說著,從秦深的口袋里抽出皮夾,翻了半天,最後將皮夾里的一張老式照片翻出來,一把砸在她臉上。

    “沈盡歡!你這個臭不要臉的賤人!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竟然癩蛤蟆妄想吃天鵝肉!哼!拿著你的照片給我滾!”

    怒火在胸口聚集,她多想沖上去不顧一切撕碎林笙簫虛偽惡毒的嘴臉,偏偏腳底仿佛生了根,她被一杯香檳酒奪走了所有的尊嚴和驕傲,如同戰敗的士兵落魄地立在原地。

    沙發很小,沈盡歡睡得很不安穩,她翻了個身,面前景象依舊是富麗堂皇的酒店,林笙簫和秦深仿佛成了神仙眷侶,在滿堂賓客之中游刃有余,接受來自全市達官顯貴的祝福,漸漸的,他們成了夢幻泡影,沈盡歡一眨眼,兩人的身影便都消失不見。

    “秦深!秦深……!”她大叫,伸手撥開面前煙霧,只是哪里還有酒店和賓客?四周靜悄悄一片,她睜眼望去,卻發現自己竟然生在墳場!!

    “盡歡?盡歡?”

    早晨,陽光穿過窗簾照入室內,沈盡歡始終緊皺著眉,仿佛睡得很不踏實,迷迷糊糊中听見有人叫她的名字,她猛地一個愣怔,陡然睜開雙眼。

    這夢,做得太現實,以至于她在夢里嚇得半死。

    “是不是做噩夢了?別怕別怕啊,我在這兒呢。”

    鄭英奇的面孔印入眼簾,男人溫厚的大掌輕拍她的肩膀,沈盡歡愣了片刻,隨即從沙發上坐起,焦急道︰“怎麼了?是不是外公他……”

    “你外公沒事兒,還睡著呢,噓,”鄭英奇朝她比了個手勢,“你跟我出來一下,我有話對你說。”

    “好。”

    在沙發上睡了一夜,沈盡歡渾身都疼,不過此刻也顧不上了,她將火兒輕輕放下,隨後看了眼熟睡的外公和外婆,這才輕手輕腳地出了病房。

    剛出來,鄭英奇就拉過她的手,往她手里塞了一沓現金,沈盡歡嚇了一跳,連忙還給他,說︰“你這是干什麼?”

    “拿著,我昨兒身上沒現金,今早打水的時候看到醫院里有取款機,所以就取了點錢出來,你留在身上以防萬一有個急用,我的工資卡你也先收著,我等下就讓朋友過來接我,回去取了錢再來,不過我這一來一回估計要十多個小時,差不多要到晚上八九點鐘才能到,你一個人萬事小心。”

    鄭英奇將工資卡掏出來連同那一沓現金都塞給她,沈盡歡推脫不要,他堅持要她收下,說就當是借的,以後一並還,沈盡歡動了動唇,最終還是收下了。

    “那我就先走了,你在這里照顧好你外公外婆,我很快就回來。”

    “吃了早飯再走吧!”沈盡歡挽留道,不經濕了眼眶。

    也許,這就是患難見真情吧,只有當她真正落難以後,才看得清誰才是對她最好的。

    比如昨日她接秦深的電話時,無意間的第一句話已經暗示她家中出了急事,然而秦深不為所動,甚至都沒有再關心過她。

    也是,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他哪有時間理會她?

    沈盡歡神色黯然,鄭英奇以為她是舍不得自己,嘿嘿一笑,痞里痞氣道︰“不吃了,我朋友給我買了早飯,走了啊,別想我。”

    “那好吧,你們路上開車小心點兒。”沈盡歡朝他露出一抹笑容,鄭英奇頓時心花怒放,他眼楮直勾勾地盯著沈盡歡,忽而斜勾起嘴角,壞笑道︰“不抱一下麼?”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