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軒閣 > 都市言情 > 我的雙面總裁 > 【038】以後秦深的車不能坐
    一秒記住【雲軒閣 www.yxgxz.com】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YXGXZ.COM,最快更新我的雙面總裁最新章節!

    疼痛竄入四肢百骸,沈盡歡陡然睜大雙眼,她萬萬沒有想到,受到刺激的秦時行為會比秦深惡劣百倍!

    這還是在醫院的病房里,房門沒有鎖,隨時會有人推門而入,可他卻根本不分場合,只為了所謂的懲罰她!

    她到底是哪一點招惹了他?她改還不行嗎?為什麼就是不肯放過她?

    “秦時,你……”

    “閉嘴!沈盡歡你給我記好了,這就是你被秦深踫過的代價!”

    她氣極,卻無法阻止他的進攻,只能一口咬在他肩頭,男人悶哼一聲,動作不停。

    “你憑什麼懲罰我?根本就不關我的事!我怎麼知道你們兩個誰是秦深誰是秦時?何況還是在我被下藥的情況下。”有毛病是不是?什麼叫被秦深踫過就要付出代價?

    那她現在不是被他踫麼?難道也要她付出代價?!

    “你既然分不清,那我就做到你能分清為止!”

    “你這個變態!”

    “我不否認。”

    秦時揮汗如雨,面容陰鷙邪魅,他盯著她的眼楮,手指掐住她的下巴,一如五年前那樣將她的臉翻過去,呼吸埋進枕頭里,窒息感轟然而至,記憶也隨之而來,沈盡歡嚇了一跳,全身顫抖痙攣。

    “秦時你出去,你別這樣!”她低低哀求,男人一頓,微眯起眼眸點了下頭,就在沈盡歡以為他良心大發要放過自己的時候,他忽然將她抱起,朝著門口走去。

    沈盡歡低呼︰“你干什麼!”

    秦時一臉無辜︰“不是你說讓我出去?”

    盡歡內心徹底崩潰了,她說的出去不是指跨出病房的門,他到底是真的不懂還是故意裝傻?

    眼看著他要走出去,沈盡歡連忙低喊一聲︰“你站住!”

    秦時挑眉,唇角勾起一絲邪笑︰“你給我一次性說清楚,我不喜歡被人當猴耍。”

    他就是故意的!不是不懂她的意思,卻故意歪曲本意!好過分!

    秦時眯起眼眸,利眸深邃如炬。

    她是他的,沈盡歡是他的,這輩子都只能是他一個人的!誰都不能搶走,尤其是秦深!

    “盡歡,永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我有的是辦法折磨你。”

    男人一字一句都極具份量地砸在沈盡歡的心尖上,她驚恐萬分卻不敢大叫,生怕再次觸怒這個變態。

    一場酷刑持續半個小時,秦時面無表情,沈盡歡早已被淚水模糊了雙眼,不知是疼的,還是委屈的,秦時抬手抹掉她的淚,目光又冷了幾分︰“怎麼,覺得委屈了?還是覺得我不如秦深?”

    你倆根本就是一個人!怎麼比較!

    踫上一個精神分裂的男人,她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沈盡歡想起以前讀書時老師說過的一句話︰你能和精神病患者講道理嗎?答案顯然是不能。

    此刻的沈盡歡對秦時就是這種感覺,心力交瘁,無言以對,只想找個地方放肆地哭上一場,從此以後再也不要踫到他。

    秦時出去之後,沈盡歡慌忙抱住病床上的被子將自己緊緊蓋住,再看秦時,衣冠楚楚,僅僅是衣服多了些褶皺,哪里看得出來他方才對她施以暴行?

    果然是人面獸心的衣冠禽獸!

    沈盡歡目光警惕地瞪著他,若不是理智尚在,她絕對要將他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遍。

    “別這麼瞪著我,這是你自找的,盡歡,你記著,你的身體是我的,絕對不可以被秦深踫,這次只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再有下次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秦時俯身在她唇上輕啄兩下,沈盡歡胃里一陣惡心,再次吐了出來,男人瞬間跳開一丈遠,這次避免遭殃,他俊容黑透,目光猩紅︰“沈盡歡!你就這麼惡心我?這是第二次了!”

    盡歡怨恨地看著他,強壓住胃里的不適,她將衣服穿好,掀開被子下床時雙腿都在打顫,不可否認,無論是秦深還是秦時,他們在某一方面都有一個共性——對待女人從不憐香惜玉!

    “喂,我跟你說話你當耳旁風是不是?”她拿了藥就走,完全將他視作空氣,秦時怒了,幾步追上來扣住她的手腕,沈盡歡擰眉有氣無力︰“我現在沒有被秦深踫,你又要以什麼理由懲罰我?”

    “你還敢嘴硬?”

    “秦時,你放過我吧,再這樣下去我會被你們兩個折磨瘋的!”沈盡歡抓狂地看著他,秦時愣住,一時間竟不知說什麼,她眼中的傷痛那麼真切,他能深深感受到她低落絕望的情緒。

    “算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了,不要再纏著我,你們兩個換個女人不行嗎?我的人生早就被你們毀了,全天下的女人那麼多,為什麼非要糾纏我呢?我自認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請你們高抬貴手放我一馬行不行?”

    秦時不肯松手,而是死死扣住她的腕子,他有直覺,今天一旦松手下次再見面可就難了!他目光緊緊逼視她,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听清楚她在說什麼。

    算了,他一個精神病患者,她說再多有什麼用?他根本就不懂,認定了的事情就是死理,這輩子都改不掉。

    “你松開我,這里是醫院,我不想和你吵得太難看。”沈盡歡憤憤地咬著牙關。

    “對不起……”

    什麼?

    沈盡歡心尖一顫,以為自己幻听了,她是听到秦時在道歉嗎?

    猶在她覺得不可思議之際,秦時又開了口,語氣低沉壓抑仿佛深刻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他對上她的視線,態度誠懇真摯︰“盡歡,我向你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這樣,醫生說我患有偏執型人格障礙,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偏執癥,一旦認定一個人,那就永遠不會變。”

    “……”

    精神分裂不說居然還有偏執癥!他到底還有多少毛病是她不知道的?

    沈盡歡瞪大眼楮,吃驚地看向他,秦時目光灼灼,說道︰“我從五年前第一次見你就對你鐘情,那個時候就偏執于你,經過五年的時間,我始終忘不掉你,盡歡,很抱歉,我可能沒有辦法答應你的請求高抬貴手放你一馬,因為,我這輩子都不會離開你。”

    這句話如同晴天霹靂,將沈盡歡理性的世界炸得面目全非!她錯愕地張大嘴,卻是好久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好久沒有听到有人將歪理說得這般理直氣壯清新脫俗了!佩服,實在佩服!

    她看了秦時好一會兒,最後賭氣似的笑了︰“隨便你吧,我不管了!”

    她揮開他的手,結果卻怎麼也揮不掉,秦時比起秦深更加要命,他就像是個三歲孩子,異常黏人,此刻拽著她的手腕,狗皮膏藥一般甩都甩不掉!

    “你松開!”

    “不松,你去哪兒我陪你,難道你又要去找那個小白臉?”秦時壓下眉心,說變臉就變臉,沈盡歡一陣無語。

    她一手拎著醫生給開的藥膏,一手被迫和秦時十指緊扣,氣呼呼地朝外面走去。

    “沈讓把玲瓏帶哪兒去了?”

    在醫院里找了一圈沒找到王玲,沈盡歡著急地質問秦時,男人挑了挑眉︰“我怎麼知道?”

    “你!”

    沈盡歡氣結,忍,一定要忍!她忍住發抖的腿跑到醫院外面,男人亦步亦趨,目光如膠似漆澆築在她身上。

    到了外面,沈盡歡才發現自己手機不見了,仔細回想一下,似乎是在她和王玲被人群包圍住,她掏出手機準備報警時不知被誰搶走的。

    “找什麼?”秦時輕飄飄的語氣傳入耳朵,沈盡歡更加覺得煩躁不已,下意識地脫口而出︰“你閉嘴!煩死了!”

    “……”

    秦時一下愣住了,眨了眨眼楮,果真乖巧地一聲不吭,沈盡歡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就在她以為自己會被秦時噴得狗血淋頭的時候,男人卻默不作聲!

    這什麼情況?難道秦時他有受虐傾向嗎?她越是懦弱越是能激發他的征服欲,而越是強勢,他反而欺軟怕硬瞬間蔫了?

    推斷出這一點之後,沈盡歡也不怕了,膽子頓時大了起來。其實相比于秦深,秦時真的好對付得多,雖然脾氣古怪,有暴力傾向,而且還患有偏執型人格障礙,但他只是個紙老虎,對她根本下不去狠手,也只能在那方面懲罰她,然而秦深卻不同,秦深的眼楮如同宇宙黑洞,看一眼就深陷其中萬劫不復,秦深非常理性,可以說理性得令人畏懼,他一個眼神掃過來都嚇得她腿發抖,尤其是經過五年前的事情,他比從前更加沉默寡言,一言一行都極具威懾力。

    自打和秦深重逢後,沈盡歡接觸的最多的要屬精神分裂狀況下的第二重人格,算起來,她應該和秦時比較熟悉,經過這幾次的接觸,沈盡歡也得出了結論,只要不提秦深,秦時就很正常人沒什麼二樣,而只要提到秦深,任何與秦深相關的事情,他就會立刻發狂發躁。

    “你看到我手機沒?”沈盡歡沒好氣地問他,秦時默了默,搖頭︰“沒看見,興許落在打斗現場了。”

    沈盡歡重新回到醫院,來到葉朗所在樓層,左右問了一通,一個護士急忙將她的手機歸還給她,原來是她在事後在走廊上撿到的,盡歡道了謝,匆忙撥打王玲的號碼,手機響了好久都沒人接听,她著急了,問秦時︰“沈讓的電話給我,快!”

    秦時不由皺了下眉頭,怎麼有種被人使喚了的感覺呢?

    “你急什麼,沈讓既然將她抱走了,就不可能不管她的死活,你難道還看不出來他對那個坐台女有意思麼?”

    “我不準你這麼說!玲瓏雖然是坐台女但她是個好姑娘,這些年如果不是她,我早就死了!”

    “你……”秦時怔住,沒想到那個坐台女竟然對她如此重要,怔愣過後取而代之的是無言的嫉妒,在這個世上,除了他秦時,沈盡歡心里不能容下其他任何人!男人不行!女人也不行!

    “你不知道我這些年經歷了什麼,你永遠都不會知道,秦時,你毀掉我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那件事會給我帶來多大的災難?你有沒有考慮我很有可能一蹶不振抑郁自殺?”

    沈盡歡握住手機的手都在發抖,那些刻意隱藏的過去本以為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忘記,卻不想,傷口一直都在,只不過上面結了一層痂,稍稍一踫,地裂天崩。

    秦時動了動唇,目光陰森可怖,他摸出手機來,將沈讓的號碼報給她︰“我說了,王玲不會有事,你不相信那就自己打電話過去確認。”

    他閉口不提五年前的事情,這令沈盡歡心寒無比,不管他是秦時還是秦深,五年前那場毀滅性的災難都是他造成的,他憑什麼故意忽視?

    沈盡歡氣得發抖,卻偏偏對他無可奈何。

    算了,眼下最重要的是確保王玲的安全,她按照秦時給的號碼撥過去,電話響了兩聲就接通了,那邊傳來男人充滿磁性的聲音,仿佛料到了是她的來電,開口第一句便是︰“放心,她在我這兒很好。”

    “謝謝你,沈先生,你一定要照顧好她,如果不方便的話你可以給我地址,我去將玲瓏接回來休養,我……”

    “不必,這段時間她都會住在我這兒,等徹底康復之後我再親自送她回去。”

    “啊?這……”

    “阿深情緒不太對勁,勞煩沈小姐好好安撫,再會!”

    沈讓丟下這句話後便掛了電話,徒留沈盡歡一人愣在原地。

    沈讓的意思是,王玲要住在他那里?他難道要……

    不可能!沈讓是S市出了名的情場浪子,換女人如換衣服,他勾勾手指就有無數名媛趨之若鶩,犯不著對百樂門的陪酒女動真心,一定只是她想多了。

    沈盡歡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將手機收進口袋里。

    “我說了你不信,這下信了吧?”秦時輕笑一聲,鳳目輕挑,模樣英俊。

    “他對王玲……”沈盡歡只說了個開頭就閉嘴了,這種事情她沒必要和秦時說,她轉身離開,秦時跟了上來,寸步不離其左右。

    出了醫院,烈日當空,沈盡歡額頭出了一層薄汗,身上也黏膩得厲害,渾身都不舒服。她傻愣地站在門口看著外面來往的車輛,一下子失去了方向。

    茫茫人海,天大地大,哪里才是她的容身之所?

    “我請你吃飯。”秦時握住她的手,她掙扎不開,只能被迫受著。

    “不要,我要回家。”

    沈盡歡擰眉拒絕,她一秒鐘都不想和他多待,況且王玲下落不明,火兒一個人在家里還沒飯吃,她才不會將時間浪費在秦時身上。

    “容不得你拒絕,走。”

    秦時拽著她走到露天停車場,他大長腿走得極快,她一路跌跌撞撞跟在後面,要不是被他拽著,恐怕早就摔倒。

    “秦時,你放手,我不想和你一起吃飯!”

    “難不成怕我吃了你?”他冷不丁停下腳步,身後女人猝不及防一下撞了上去,鼻尖撞上他堅硬的後背,頓時疼得她吸氣眯眼,沈盡歡氣不打一處來,她瞪大眼楮,腮幫子氣得鼓鼓的。

    “秦時!你有完沒完了!”

    “盡歡,我和你永遠沒完,”秦時拉開嘴角,笑容邪惡殘忍,生生粉碎她心頭的小念想,“你放心,我只是讓你陪我吃頓飯而已,不會吃了你。”

    “我不餓。”

    “不餓那就看著我吃!”秦時斂眉,一秒鐘恢復霸氣,他拉開車門,將她甩上車,不等她反應過來男人已經替她系好安全帶,“ ”的一聲用力甩上車門。

    沈盡歡推門要下去,秦時從車頭繞過來坐進主駕駛,眼疾手快將車鎖上,而後得意地沖她勾了下唇角。

    這頓飯,是吃定了!

    “秦時,你放我下去,我說了我不餓,我不想吃飯!”那晚的記憶再次涌上心頭,她被秦時開車帶到荒郊野嶺,在那里他差一點將她就地正法,好在秦深及時清醒,擠走了那個變態人格,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呵。”

    秦時冷哼一聲,一言不發,掛了檔踩下油門,豪華跑車頓時如離弦之箭嗖的一聲絕塵而去。

    “啊啊啊啊!你開慢點啊!”

    秦時開車簡直不要命,車速直接飆到了兩百邁,若不是跑車的提速性能好,這會兒他們早翻車了!

    今天真是出師不利,先是在醫院被葉朗的媽媽一頓猛噴,接著又遇上一群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圍毆她和王玲,現在又坐在奪命跑車上,時時刻刻與死神擦肩而過!

    窗外景色飛逝,車速快到讓她都看不清到底經歷了什麼,胃里翻江倒海狂涌,沈盡歡強忍住嘔吐的沖動,雙手緊緊拽住頭頂的安全扶住,渾身汗毛倒豎,緊張地連話都說不利索,感覺再這樣下去,她的命要交代在秦時手里。

    “你開慢點!慢點!”

    秦時充耳不聞,她越是害怕,他越覺得刺激興奮,換擋加速,車子如游龍,在蜿蜒的公路上飛奔疾馳!

    這走的居然還是S線!

    車身時而急轉向左,時而向右,沈盡歡即使緊拽著安全扶手身子還是被甩來甩去,完全無法坐定。

    “秦時!你你你開慢點!前面有分流,你減速啊!”

    尖叫聲充斥著整座車廂,曲線形行駛的頂級跑車在高速上快如閃電,過往的車輛全都對之避如蛇蠍。秦時目光緊緊注意著前方路況,太陽穴卻在這一刻刺痛的厲害,他深知自己不能在秦深體內維持太久,但好不容易見到沈盡歡,他不甘心就這麼再次被逼回去。

    最近陸子卿那個王八蛋給秦深開了許多鎮定劑,秦深一直按時服用,害得他出現的頻率越來越低,要不是今天和沈讓一同來醫院,他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次從秦深體內出來,再見沈盡歡一面。

    “秦時你減速啊!前面是隔離帶!你要撞上去了!”

    遠遠的就看到白色減速帶,沈盡歡大聲提醒,然而秦時眼前卻一片模糊,只感覺到太陽穴突突直跳,心髒也狂跳不止。

    他一腳將油門踩到底,對著隔離帶沖過去——

    沈盡歡眼看著車頭直沖中間的隔離帶而去,她嚇得下意識閉上雙眼,心跳到了嗓子眼,兩秒過後,“ !”的一聲震天巨響,車頭重重撞上隔離帶,引擎蓋翹曲變形,車內安全氣囊全開,沈盡歡一頭撞在前面,不過卻安然無恙。

    沈盡歡頓時有種死里逃生的感覺,她大口大口喘息,望著前面被撞得變形的車頭,心有余悸。太可怕了,秦時是個瘋子,他明知前面是分岔口,竟然直直對著隔離帶撞過去!他不光精神分裂偏執型人格障礙而且還重度智障!

    她扭頭瞪著秦時,聲色俱厲︰“你瘋了嗎?你想死沒必要捎上我!”

    秦時渙散的瞳孔逐漸凝聚起一簇精光,目光上下掃了她一眼,再看看嚴重變形的車頭,輕輕嘖了嘖嘴︰“我一直都好奇這安全氣囊到底裝在什麼地方,今天總算見識到了。”

    “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沈盡歡氣得吐血,他撞這一下,竟然只是為了看看安全氣囊裝在什麼地方?神經病!瘋子!自虐狂!

    秦時勾了勾唇︰“我本來就有毛病,你又不是不知道。”

    經過方才那一撞,秦時成功霸佔了秦深的這具身體,一時半會也不用擔心被秦深擠回去,他得意地揚起唇角,心中暗暗叫好。

    沈盡歡看到他出了車禍之後還能笑出來,徹底凌亂了,這人已經病入膏肓沒救了。

    秦時推開車門下來,好在他們是撞在中間隔離帶,不影響兩側道路上車輛的通行,沒有導致交通癱瘓,他抬腳踢了踢冒煙的車頭,擰眉嘀咕︰“看來秦深買的跑車也不過如此,一點也不耐撞。”

    沈盡歡下來時就听到這麼一句,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他到底是什麼變態心理?還有救嗎?

    “盡歡,以後秦深的車不能坐,太不安全了。”秦時看著她,一本正經地說道,沈盡歡眼角微不可見地抽搐一下,而後扯了扯嘴角,說︰“嗯,我知道了,以後你倆的車打死我也不會坐。”就在剛剛半只腳已經踏進了閻王殿,要不是秦深這輛車質量好,她早就香消玉殞了。

    秦時挑了挑眉,伸手摸摸鼻尖,凌厲的目光重新落在冒煙的車頭上,好像那上面有什麼礙眼的東西,他要用眼神殺死不可。

    沒過多久,警車和拖車趕到現場,秦時拉過沈盡歡的手,另一只手瀟灑插兜,大大咧咧地坐上警車。

    沈盡歡想要抽出手來,結果卻發現被他攥得緊緊的。

    “你到底想干什麼?現在車毀了,安全氣囊的安裝位置你也見識過了,為什麼還不肯放過我?”盡歡耐著脾氣,深吸口氣對上他那張天妒人怨的俊臉。

    交警听到她的話,立馬向秦時投去“同情智障”的目光,敢情這麼好的車撞隔離帶上完全是因為車主想見識一下車內安全氣囊安裝在什麼地方?

    真是有錢人套路深會玩啊!

    秦時淡然聳了聳眉峰︰“吃飯。”

    還吃飯?她現在只想趕緊回家燒柱香,這次大難不死一定是她死去的父親在天上保佑她!

    “麻煩將我們送到中央商場,謝謝。”

    秦時對著開車的交警說道,後者同樣一臉無語,副駕駛座上的交警轉過臉來,神情嚴肅︰“先生,你得先跟我們回交警隊做筆錄,然後才能去中央商場,我們將對您做一個精神方面的鑒定,希望你能好好配合。”

    秦時一腳踢上前座,冷目迸射出殺人的目光,強大的氣場使得那人瞬間慌了。

    “你的意思是,我精神有問題?”秦時一字一句仿佛都是從嗓子眼里擠出來的,他怒目瞪著那人,可憐的交警被他極具震懾力的目光震住,半晌不敢吭聲。

    沈盡歡拽了拽了秦時的衣角,小聲警告︰“你別亂來,當心他告你襲警,到時候麻煩不斷。”

    “我就喜歡給秦深惹麻煩。”秦時邪勾起唇,眼中閃過一絲玩味,沈盡歡擔心這樣下去自己會有麻煩,急忙說道︰“別,我們趕緊去做筆錄,做完就去中央商場吃飯,我都快餓死了。”

    秦時怔了下,而後目光在她胸口流連,唇角勾起意味深長的弧度︰“做完?”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