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軒閣 > 都市言情 > 我的雙面總裁 > 【029】第二重人格搞破壞
    一秒記住【雲軒閣 www.yxgxz.com】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YXGXZ.COM,最快更新我的雙面總裁最新章節!

    “我擦!這還是我認識的秦深麼?居然主動邀請我去逛窯子?”

    廢話,也就只有秦深那悶葫蘆會自命清高,太過呆板,死守著封建教條那一套,對于偽舅甥關系都有所忌憚,也因此至今除了沈盡歡之外連其他女人都沒踫過。

    不對,就連沈盡歡,秦深也是沾了他的光,不然他幾時有那膽量去踫她?

    秦時回神眯了下眼楮,語氣冷冽︰“你愛去不去。”

    “去去去!大爺我就愛找樂子,你現在在哪兒呢?我去接你。”

    “市人醫。”

    “好,我馬上到,你等著。”

    “……”

    秦時掛了電話,嘴角笑容更加深刻。真好,難得能夠佔據主人格這麼久,不給秦深制造點麻煩實在對不起他這番辛苦。

    ……

    “歡歡,你怎麼才回來呀?”沈盡歡到家後,火兒從臥室里出來,穿著標志性的蠟筆小新睡衣,小手揉著眼楮,顯然睡得迷迷糊糊的。

    沈盡歡摸了摸兒子的腦袋︰“乖,去睡覺吧,媽媽洗個澡就來。”

    “唔,好,對了歡歡,王玲阿姨給家里打電話,問我你什麼時候回來,你們今晚不是一起去吃飯的嗎?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孩子天生聰穎懂事,從王玲的一通電話就能預測出了事情確實令人驚訝。

    沈盡歡蹲下身子,本想親一親兒子的臉頰,但一想到自己的嘴唇被那男人親過,立馬停住了,她看著火兒這張與那男人七八分相似的臉,嘆了口氣︰“沒事兒,媽媽臨時有點事情和王玲阿姨走散了,待會兒媽媽給她回個電話。”

    “哦……”火兒黑曜石般的眼楮滴溜溜轉了轉,而後突然盯著她脖子上的一片紅印,眨了眨眼,“歡歡,你脖子上有小草莓~”

    糟了,一定是那變態留下的!沈盡歡臉色瞬間爆紅,她急忙伸手去擋,結果火兒卻人小鬼大捧腹大笑︰“哈哈哈,歡歡原來今晚去約會啦,歡歡,你是要給我找爸爸了嗎?”

    記得她生日那天,的確承諾過兒子要給他找一個爸爸,沈盡歡目光柔軟,抬手寵溺地揉了揉他的短發︰“淘氣,快去睡覺。”

    火兒不依不撓,小手拉住她的手掌︰“王玲阿姨說,你今晚去見了一個孫叔叔,那個孫叔叔怎麼樣呀?有我爸爸帥嗎?”

    沈盡歡一听到孫純杰,不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她抖了抖肩膀,說︰“別听你王玲阿姨亂說,沒有的事,媽媽今晚是去醫院看望一個朋友,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哦~看朋友看出小草莓了哦~”火兒眼楮一眯,頗有幾分秦深的架勢,沈盡歡心里咯 一下,這下都不敢面對自己的親兒子了,她一手捂著脖子,一手推著火兒︰“小孩子家家的別亂說話,趕緊去睡覺,不然媽媽要生氣了!”

    “知道啦知道啦,歡歡惱羞成怒咯~”

    “……”

    這熊孩子,小小年紀,都是誰教他的這些啊?

    沈盡歡眼角抽搐了下,如此看來,火兒的心理肯定是健康的,頂多比同歲孩子成熟一些罷了,絕對不會有精神類的疾病。

    沈盡歡將火兒哄回房間之後迫不及待去洗澡。

    她要將自己洗干淨,不然實在太惡心。

    髒,她身上很髒,到處都是那個男人的氣息,霸道、猖狂、凜冽、肅殺……總之一切令她厭惡的詞匯,那個男人都毫不吝惜地演繹了一遍。

    沈盡歡開著冷水,站在蓮蓬頭下,任由冰水打在臉上、身上,凍得牙齒發顫也不讓開。

    她洗了好幾遍,用搓澡巾一遍遍擦洗自己的身體,一想到自己被那個神經病抵在路燈桿上上下其手,她便覺得惡心反胃,雙腿也不由地打顫。

    可惡,他五年前毀了她一次,見面之後連句道歉都沒有,竟然又想再毀她一次!更可笑的是,他竟然以她男朋友的身份自居!他憑什麼?!

    沈盡歡咬牙切齒,偏偏自己對那男人無可奈何,她是生活在底層的螻蟻,命賤不值一提,而他是高高在上發號施令的王者金主,勾一勾手指就能輕而易舉弄死她。

    怎麼辦?

    這麼下去肯定不是辦法,她已經招惹上了那個變態,若是繼續待在S市,只怕後果不堪設想。沈盡歡閉上眼楮,黑發濡濕搭在肩頭,她伸手捂住臉,內心疲憊不已。

    可是秦深,姑且叫他秦時吧,秦時說了,讓她老實待著,他會主動來找她,若是想逃天涯海角也有本事將她抓回來!

    對于秦深如今的能力沈盡歡多少是有些忌憚的,她既然已經暴露身份,若他成心找她,她就算躲到地球反面去,他也能不費吹灰之力找到她。

    沈盡歡在浴室里待了很久很久,久到渾身冰冷,自我感覺沒了秦時身上的味道之後,她才開始擦身子穿衣服。

    站在梳妝鏡前,她雙眼放空神情迷茫地看著鏡中的自己,身材曼妙凹凸有致,皮膚白皙吹彈可破,也因此一眼能看清自己脖子上那一一道道深紅色的印記。

    小草莓……

    沈盡歡心里一寒,她慌忙用手去搓自己的脖子鎖骨,將那一大片的肌膚都搓得通紅,疼得吸氣眯眼,她才姑且放自己一條生路。

    這具身體,被同一個男人玷污了兩次,想想也是可悲。

    沈盡歡洗完澡之後輕手輕腳回到房間,不一會兒她的手機便響了,她看了下,是王玲打來的,當即火冒三丈,從臥室出來站在客廳接電話。

    “你居然還有臉給我打電話?”沈盡歡咬牙切齒,今晚的一切歸根結底都是王玲的錯,若不是她事先招呼不打私自給她安排相親對象,她怎麼可能被孫純杰刁難?又怎麼可能在i閱江樓踫上秦深?

    千錯萬錯都是王玲的錯!錯在她一廂情願自以為是!

    王玲在那一頭顯然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狀況,盡歡听見她那邊樂聲嘈雜,想來她應該還在百樂門趕場子,便氣呼呼道︰“罷了,你我姐妹緣盡于此,以後……”

    “歡歡!你胡說什麼呢?孫總其實還挺不錯的,我知道我先斬後奏很不道德,但我也是為你好啊,你想你現在被秦深盯上了,怎樣才能擺脫他?”

    沈盡歡一愣︰“怎樣?”

    “結婚!為今之計只有盡快結婚,找個男人嫁了,秦深就會對你斷了念頭!”

    沈盡歡心里一滯,悶悶的不舒服,她斂眉,對著窗戶上自己的影子,說︰“那你也不能擅作主張安排那種猥瑣男給我!你是不知道,那孫純杰就是個變態偽君子!今晚如果不是踫到秦……好人相救,我他媽怎麼死在孫純杰手里的都不知道!”

    “什麼?我操TNND,他居然是這種人?歡歡,你沒事吧?你……我對不起你,我真的不知道他是這種人。”

    “整天出入百樂門的男人,能有幾個是好人?王玲,你識人不清我也不與你計較了,但是我丑話說在前頭,若是再有下次,我們姐妹也做不成了!”沈盡歡如是說道,聲音在窄小的房子里顯得格外突兀。

    她今晚是真的九死一生,若不是踫上秦深出手相救,她肯定會被孫純杰玩死,當然,秦深也不是什麼好人,在醫院里也將她折磨得半死不活。

    “歡歡,你別……這件事我們明天見面再詳談吧,你給我說說清楚今晚到底怎麼回事兒,我現在還很忙,客人點了我的場子,我得過去了,拜拜哈~”

    王玲匆匆忙忙地掛了電話,一听那聲音便是個沒心沒肺的丫頭,她都差點命喪黃泉了,她還有心思去接客!

    哎!

    沈盡歡重重嘆息一聲,仰頭看著窗外的星空,也不知道,秦深現在有沒有恢復正常?萬一他在回去的路上再發病……

    算了沈盡歡,你可真賤!事到如今那人是死是活都與你無關!

    ……

    彼時,城市精彩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千夜夜總會鑽石VIP包廂內酒色生香,燈光灰暗,氣氛淫靡。

    沈讓與秦時兩人懷中各坐著一位妙齡女郎,女人柔若無骨的手軟綿綿地掛在他們脖子上,含情脈脈的眸子如水一般凝視著他們。

    這兩個男人,長相都是極其俊美的,沈讓又是這里的常客,幾乎無人不識其財大氣粗的身份。

    沈讓一臉風流,逗弄著懷中女郎,他斜睨過去,卻見秦深巋然不動,任憑那女郎怎麼賣弄風/騷,他眼中一點情/欲都沒有,只是微微皺著眉頭,似笑非笑地看著。

    “阿深,你這一點兒也不配合啊?素久了總要開個葷,何必憋著呢?”沈讓出言調侃,目光微轉,瞥見他脖子上的傷口,觸目驚心,當即吃了一驚,拂開身上的女郎,將秦深拉了過來,“嘖嘖,這傷口,怎麼像是人咬的?”

    秦時眉梢輕挑︰“不關你的事。”

    “沈盡歡咬的呀?”沈讓笑得一臉欠抽,秦時瞪他一眼︰“你怎麼知道?”

    沈讓一拍手︰“何路說的唄,能讓堂堂秦總親自送去醫院並且放我鴿子的女人,除了沈盡歡外還能有誰?”

    “……”想不到秦深那家伙對沈盡歡如此在乎,呵,還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秦時玩味勾唇,眸中掠過狩獵的光芒。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