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軒閣 > 都市言情 > 我的雙面總裁 > 【013】秦深下跪
    一秒記住【雲軒閣 www.yxgxz.com】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YXGXZ.COM,最快更新我的雙面總裁最新章節!

    “你給我滾開!”

    沈盡歡目赤欲裂,操起身旁的枕頭砸了過去,男人身子一側輕松躲過她的攻擊,他幾步上前將她壓住, 黑的眸子有如宇宙黑洞死死鎖住她,他盯著她的眼楮,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鼻尖︰“想離開我,除非下輩子!”

    說罷,霸道強勢的吻如暴雨般落下,沈盡歡躲閃不及,只能奮力地掙扎,手順著床頭櫃摸了一圈,最後也不知道摸到個什麼東西,慌亂中對著秦深的腦門砸下去。

    “ !”

    很響亮的一聲,沈盡歡砸完才發現自己手里拿著的是台燈。

    台燈砸在男人額角,瞬間將那兒砸出個血窟窿來,鮮血立馬洶涌而出,耀目的顏色看得人觸目驚心!

    “我……”

    沈盡歡徹底慌了,她也沒想到會將他的頭打破,她猛地丟開台燈,惶恐不安地望著他。

    秦深悶哼了一聲,他抬手抹了下額角,黏膩的觸感混合了濃郁的血腥味,他眯了眯眼楮,不顧流血的傷口,說︰“你就這麼想要離開我?”

    沈盡歡看到那血流不止的血窟窿心都懸到了嗓子眼,她捏緊了手心,聲音隱隱發顫︰“秦深,你明知道死磕著對你我都不會有任何好處,我們都是性子剛烈的人,誰都容不下背叛不是嗎?你和林笙簫已經有了孩子,我不會,也不可能再不要臉地留在你身邊,坐實小三的罵名。”是要用多大的力氣,才能說出這樣一段完整的話來?

    傷害,遠比他們二人所能想象到的還要深刻。

    “你不是小三!”秦深糾正。

    沈盡歡淒涼地笑了笑,她忍住要替他處理傷口的沖動,任由鮮血順著他的額頭滴在她臉上。

    “如果你強制要我留在這里,那我很快就會成為別人口中的小三,成為破壞你和林笙簫感情的狐狸精。”她死命捏著手掌心,指甲將掌心掐出血來也絲毫不覺得疼。

    “我說了,我不會娶她,你為什麼不信我?!”秦深怒意積壓,拳頭捏得咯咯響,若不是竭力壓制,只怕這會兒早就大發雷霆。

    出了這樣的事他也很懊惱,他原以為沈盡歡會無條件地信任他,給他支持,和他站在統一戰線揭穿林笙簫的陰謀,抵抗林建東的壓迫,卻沒想到,她直接判了他死刑。

    “這不是信不信的問題,而是事實,事實是你踫了林笙簫,你背叛了我並且還隱瞞我,如今卻又要用如此卑劣的方式逼迫我留在你身邊,你做錯了事卻從不道歉,你總以為自己是對的,總是將過錯推到秦時身上,其實你比誰都清楚,秦時不過是你內心深處的陰暗面,他就是另外一個你!秦深,這樣一個你,你要我怎麼相信?”

    沈盡歡如是說道,心都是痛的。

    “不是這樣的,盡歡,我沒有要逼迫你,我只是害怕失去你……”男人眼底浮現一絲慌亂,他連忙松開鉗制她的手,替她將睡衣重新穿好。

    “秦深,再這樣糾纏下去對你我都沒任何好處,所以……分手吧,好歹愛過一場,何必兩敗俱傷。”

    沉默,死寂般的沉默,偌大的空間安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發出的聲響都能听見。

    好歹愛過一場。

    何必兩敗俱傷。

    她就這麼狠心要和他撇清關系嗎?

    他都說了,林笙簫肚子里的孩子他會解決,事情他會處理,她只需要安安心心地留在他身邊,等著嫁給他,為什麼她非要這麼偏激這麼執著地要分開?

    “到底要我怎樣做,你才肯留下?”男人的聲音透著無盡的落寞與挫敗,他緊緊盯著她的眼楮,眼看自己的血滴在她白皙的臉蛋上她也無動于衷,她當真如此狠心!

    秦深的心好似在被千刀萬剮,痛得不可思議。

    “分手,我就原諒你。”沈盡歡吸了口氣,讓自己保持平靜。

    “不可能!”

    分手,除非他死!否則他這輩子絕不會放開沈盡歡的手!

    “秦深,再糾纏下去對你我都沒有任何好處,求你放手,行嗎?”

    “不行!”

    秦深忽然從床上下來,噗通一聲雙膝跪地,重重跪在她面前!

    沈盡歡如遭雷擊!

    她猛地別過臉去,卻還是看到他如雕塑一般尊貴而緩慢地跪了下去,那一刻,沈盡歡心如刀絞!

    那是高高在上的秦深啊,他怎麼能下跪?

    他越是這樣卑微乞求,她越是為難糾結,想要留下,想要和他攜手並進一同面對以後的風風雨雨,可若是留下,她無法放過自己的良心。

    沈盡歡動了動唇︰“秦深,你別這樣……”

    “我問你這樣可以麼?”秦深唇色煞白,心髒絞痛不止,他不甘失去她,因而只能犧牲自尊賭上全部的驕傲來求她原諒,他跪在地上,姿勢卑微,微微低著頭,目光卻始終盯著她,他低聲開口,“我為我犯下的錯向你道歉,請求你的原諒,求你不要離開,再給我一次贖罪的機會,可以麼?”

    “秦深……”

    男人卑微地跪在地上,如螻蟻一般,他這輩子跪天跪地跪父母卻從未跪過女人,可是今天,為了留下她,他心甘情願下跪求原諒!

    “你快起來!”沈盡歡根本不敢正面去看他,她害怕看到曾經那個不可一世的男人跪在她面前,那是何等的震驚啊!

    “你不原諒我我就不起來。”秦深賭氣似的說道,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這放手一搏若還是不成功她和他之間就真的徹底無法挽回了。

    “……”沈盡歡心中百感交集,她閉上眼楮,眼淚滑過臉頰卻已經沒有任何知覺了。

    為什麼要這樣?

    為什麼要這麼咄咄相逼?

    好聚好散不行嗎?為什麼要將她逼上絕路?

    秦深在地上跪了好久好久,久到膝蓋麻木,沈盡歡也沒有說要原諒他。

    沈盡歡閉著眼楮,緊緊咬著下嘴唇,直到口腔中血腥味彌漫,她才開口︰“秦深,我真的做不到原諒你,我只要一閉上眼楮就能看到林笙簫得意的神情對我說她懷孕了,孩子是你的,我只要和你睡在一張床上我就會不由自主地想到你不僅一次背叛了我。”

    身後傳來的聲響,大概是他從地上起來了吧。

    “我可以改,盡歡,我可以改的,以後我保證不會一個人在半夜外出,我保證滴酒不沾時刻保持清醒,不會再讓任何女人有機會近我的身。”

    “你改不掉的!秦深!林笙簫懷孕了你明不明白?我不是因為你的背叛,我是因為她肚子里的孩子,因為林建東,因為你父親因為你們秦家!所以我要離開你!”

    “……”

    沈盡歡一口氣將壓抑在心底的話吼出來,吼完,眼淚決堤。

    哭著哭著,她又神經質地笑了。

    秦深望著她倔強的身影,心里綿綿刺痛鋪天蓋地,他邁開發麻的腿,朝著床頭櫃的方向走過去。

    額頭的血滴在地毯上,在上面開出一朵朵絢麗詭譎的花。

    片刻後,秦深從抽屜里拿出那把沙漠之鷹手槍。

    “秦深,你……”沈盡歡震驚得連一句完整的話都沒來得及說,秦深已經當著她的面,平靜地將手槍上膛,拉開保險放在她手心里。

    男人的大手滾燙似鐵,而她的手則冷得不像話,乍然踫到那冰冷的手槍時,沈盡歡整個人抑制不住抖了下,牙齒跟著打了個寒顫。

    他要做什麼?

    他為什麼要把槍放到她手里?

    他難道是要……

    秦深眉眼間恢復了往日的平靜與溫情,他執起她的手,將槍口正對著自己心髒的位置,一字一頓地問︰“這樣呢?這樣可以麼?”

    沈盡歡徹底瘋了,她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可秦深根本就不給她使力的機會,他的手指按住她的食指,逼著她卻扣動扳機。

    “秦深!你瘋了嗎!你快松手啊!”槍口正對著他的心髒部位,只要他按下去,他便死路一條!

    秦深嘴角勾起一抹耀眼的弧度,他微微眯起狹長美艷的鳳眸,對她說︰“殺了我,我願以死換你的原諒。”

    他額頭滴著血,手里握著槍,神情看似冷靜卻早已癲狂。

    “秦深!你是在威脅我麼?”沈盡歡急哭,她顫抖不已,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緊繃著,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沙漠之鷹走火,秦深一命嗚呼。

    秦深眼神暗淡了下,點點頭︰“你就當我是在威脅你吧,既然你不肯原諒我,我又不願意放你走,我們一直這麼死磕著遲早兩敗俱傷,倒不如現在一槍打死我,你也就解脫了。”

    “……”

    不,不要逼她。

    沈盡歡死死與他僵持,可她的力氣到底敵不過他,只能眼睜睜看著扳機被一點點扣下去。

    不要啊!

    沈盡歡內心絕望吶喊。

    秦深是試探她的,他一定只是為了試探她!

    “你放心,這是消音槍,不會引來警察,你可以全身而退。”

    “……”

    不,不可以!

    沈盡歡,你快阻止他啊!

    心底有個聲音在拼命叫囂,可是她嘴角僵硬,喉嚨口仿佛堵了一團棉花,怎麼也發不出聲來,她只能惶恐地看著他的眼楮,那麼漂亮的眼楮,而後不停地流淚、搖頭。

    不要,秦深,求求你不要這樣……

    “假如有來生,我不會再與你錯過了,盡歡,我愛你。”

    他一開口,沈盡歡的眼淚決堤而出,緊接著男人閉上雙眼,手用力按下去。

    “砰——”

    消音手槍沒有聲音,但還是狠狠地震撼了沈盡歡的心髒,她被余威震得往後退了一步,秦深踉蹌了一下,“ ”的一聲栽倒在地。

    “秦深!”她終于從震愕中回過神來,也跟著跪了下去,一把將他抱住。

    “咳……”

    男人胸口一瞬間鮮血直涌,比起他額角的傷口,心口的那一槍才是最致命的。沈盡歡手忙腳亂,抱住他摸到了一手的血,那鮮紅的顏色,絢麗妖艷,幾乎灼傷她的雙目。

    她卻按他的胸口,想要通過這種方式止住他的血,可是那些血透過她手指的縫隙涌出來,片刻功夫就將她十根手指染得通紅。

    那麼多血,他流了那麼多血啊!

    救命!

    “秦深!秦深!啊——來人啊!救命啊!”

    ……

    醫院走廊上,何路聞訊趕到,他看了眼渾身是血如行尸走肉的沈盡歡,狠狠地發泄︰“沈盡歡!又是你!你是不是非要將秦總害死才肯罷休!!”

    “……”

    沈盡歡神經緊繃,比起上次從北海被送來搶救,這一次的她徹底崩潰了,她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目光死死盯著手術室的燈。

    秦深不會有事的,他那麼自負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會真的對自己下狠手?何況最後緊要關頭她使出全力將他推開,雖然沒能幸免中槍,但至少偏離了心髒,不會死!

    “秦總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何路瞪了她一眼,見她一副魂不附體嚇得半死的模樣,也只能恨鐵不成鋼地咬了咬牙。

    不就是一個懷孕的林笙簫麼?至于將她搞成這樣?

    “沈盡歡,你難道忘了之前同樣是在急救室門口你對我說的那番話了麼?”

    “……”沈盡歡茫然地看著何路,後者擰眉︰“我本來一直都不看好你,但就是那次你說的那番話讓我對你改觀,你說以後不管多大的風浪都會和秦總一起面對,你說無論發生什麼都不會放開他的手,這才過去了幾天?你就又害得他重傷入院!”

    “……”

    沈盡歡慚愧地低下頭去,無言以對。

    她默默祈禱,祈禱秦深平安無事。

    走廊上又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秦深一出事,幾乎所有相關的人都是第一時間得到消息趕到現場。

    林笙簫來到沈盡歡面前抬手便是一巴掌甩下去!

    “啪!”

    響亮的巴掌聲回蕩在整個走廊上,何路眼眸一凜,他根本還沒反應過來,想不到林笙簫竟然已經動了手!

    “林小姐,你這是做什麼?”何路上前將她拉開,林笙簫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相較于沈盡歡的呆滯冷漠,這才是一個正常女人听到男朋友病危時該表現出的樣子。

    林笙簫一邊哭一邊毫無形象地咒罵︰“沈盡歡!你就是個禍害!你為什麼不去死啊?為什麼還要纏著他?為什麼要逼著他死?”

    沈盡歡被這一巴掌打得臉直接歪了過去,她側著臉,白皙的臉頰上迅速浮現鮮紅的指痕。

    “沈盡歡!我恨你!你我之間勢不兩立!”

    林笙簫的咒罵沈盡歡一個字都听不見,她什麼都听不到了,只覺得臉頰火辣辣的疼。

    何路伸手將她護在身後,若不是有他在,這會兒林笙簫早該打死沈盡歡了。

    林笙簫喘著氣警告︰“我和秦深很快就會結婚,請你以後離我男人遠一點!”

    “……”

    離他遠一點?

    是啊,出了這樣的事情,沈盡歡更加確定自己留在秦深身邊只會對他造成更大的威脅,林笙簫說得不錯,她沈盡歡就是個禍害,自打秦深遇上她之後,便總是將自己搞得遍體鱗傷。

    北海遇難是因為她,他險些葬身魚腹。

    這次又是因為她不肯原諒他,他用命來換,到現在還在急救室里生死未卜。

    沈盡歡捏緊了拳頭,牙齒咬得咯咯響,她沉默地立在那里,仿佛要站成一尊永恆的雕塑。

    ……

    秦深左胸第二根肋骨粉碎性骨折,不過好在無性命之虞。

    將主治醫生陸子卿將染血變形的戒指擺在她面前的時候,沈盡歡一直緊繃著情緒瞬間崩潰,她握住那枚被高溫融化不成模樣的戒指,哭得不能自已。

    陸子卿拍了拍她的肩膀︰“幸好是這戒指救了他一命,否則再偏一公分他就醒不來了,不過盡管如此,近距離的射擊還是沖擊了他的五髒六腑,第二根肋骨粉碎性骨折已是不幸中的萬幸。”

    沈盡歡望著那枚救命的戒指,隱約覺得熟悉,不過想了想又覺得不大可能。

    她在五年前確實送過一枚銀戒指給秦深,作為她對他定情的信物,只是那時秦深礙于輩分緣故,從來不會接受她的好意,她送出戒指之後也從未見他戴過。

    五年後她和秦深同床共枕,在那方面秦深一貫主動,她每次都累得氣喘吁吁,所以也從未注意過他脖子上有戴著這條鏈子。

    “說起來,這戒指陪伴阿深有五年了,看上去其貌不揚,而且很劣質,沒想到他居然當寶貝似的穿成鏈子掛在胸口。”

    陸子卿隨口說道,沈盡歡臉色一白,暗暗捏緊了變形的戒指。

    “你說這戒指他戴了五年?”她抖著聲音問。

    陸子卿挑挑眉︰“是啊,五年前我開始負責阿深的病情,在美國時他昏睡了一年半的時間,那時候這戒指就已經陪伴在他身邊,醒來之後他更加寶貝似的從來不讓別人踫一下。”

    “……”眼淚再也控制不住,啪嗒啪嗒落在掌心里,那枚變形的戒指頓時變得炙熱無比,仿佛要將她的手融化。

    沒錯了,這戒指是她送給秦深的,沒想到他這般珍惜,時隔五年,一個不值錢的銀戒指他居然寶貝似的藏在靠心髒最近的地方。

    沈盡歡淚流滿面,她伏在秦深的病床上,痛苦地抽泣。

    床上男人雙目緊閉,薄唇緊抿,往日充滿血色的臉今天看起來格外的灰敗,死氣沉沉,他胸前纏著繃帶,若不是心跳儀還顯示著他有氣息,沈盡歡都要以為他已經死了。

    死……

    只要一想到這個字,她便止不住的顫抖,心口仿佛被利刃撕開一個巨大的口子,鮮血拼命的往外涌,痛得她幾乎失去知覺。

    陸子卿目光復雜地看了她一眼,她眼底的痛苦他不是看不見,可見秦深傷成這樣,他也忍不住多說了兩句。

    “什麼樣的事情非得拔槍相向?沈盡歡,你難道至今都不明白秦深對你的心意麼?若不是深愛,他怎會將這個破戒指戴在心口?”

    “秦深對她能有什麼心意?她就是個狐狸精!紅顏禍水!沈盡歡,你真不要臉,我如今都已經懷了秦深的骨肉,你為什麼還恬不知恥地賴在他身邊不肯走?你是非要看到我們風風光光地辦婚禮才肯罷休嗎?!”

    病房的門被人推開,林笙簫目光凶狠地瞪著沈盡歡,恨不得用眼神殺死她。

    沈盡歡下意識地眯起眼楮,手掌心里的戒指攥得生疼。

    林笙簫幾步走了進來,看見床上額頭貼著紗布,胸口綁著繃帶一臉慘白了無生氣的男人,她心里對沈盡歡的怨恨就又上升了一個高度,她猛地將她一把推開,自己則坐在秦深床邊,握住他的手,深情款款道︰“秦深,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我們的寶寶還等著你給它取名字呢。”

    寶寶……

    沈盡歡掐住掌心,眼底一片血紅。

    陸子卿見狀眯起雙眸︰“你肚子里的孩子是秦深的?”

    林笙簫瞪了他一眼︰“廢話!難不成是你的?”

    陸子卿摸了摸鼻尖,又同情地看了眼沈盡歡,這下他好像明白了為什麼她會和秦深鬧得如此不可開交了。

    沈盡歡被林笙簫推開後,她也沒有離開,而是站在那兒,滿目焦慮地看著床上的男人。

    “沈盡歡!你還杵在這里干什麼?你听不到嗎?我已經懷孕了,秦深是我的男人,我不準許你再對他有任何非分之想!”林笙簫轉頭怨懟地瞪她一眼,她茫然地望著她,看著她那張尖酸刻薄的嘴臉,久久不知該如何回應。

    “行了林笙簫,你別得寸進尺,誰還不知道你和秦深的訂婚消息是怎麼回事啊?別以為肚子里懷塊肉就能威脅秦深娶你了,哼!”陸子卿看不過去,幫著沈盡歡說了一句,林笙簫頓時氣得面紅耳赤︰“你說這話什麼意思?陸子卿!你不過是一個GAY而已!你怎麼敢這麼跟我說話?你就不怕我將你那些惡心的事情抖出去,毀了你當醫生的清譽嗎?!”

    “你敢!”陸子卿眼眸一刺,頓時冷峻了下來,恰好何路從門口進來,將這句話一字不差地听在耳里,瞬間繃住臉,說道︰“秦總需要靜養,你們在病房里吵吵鬧鬧成何體統!”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