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軒閣 > 都市言情 > 我的雙面總裁 > 【012】互相傷害
    一秒記住【雲軒閣 www.yxgxz.com】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全本小說網 www.YXGXZ.COM,最快更新我的雙面總裁最新章節!

    從醫院出來,天忽然下起了雨,暴雨如注,肆虐地拍打著樹枝、路面,在地上濺開一朵朵水花。

    本來還很炎熱的天氣,瞬時冷了下來,王玲穿著短褲,不由伸手搓了搓自己露在外面的大腿罵了句︰“什麼破天氣預報,說好了今天不下雨的嘛!”

    “王玲,今天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早就一尸兩命了。”望著外面的雨幕,沈盡歡握住王玲的手由衷感謝。

    她情緒已經穩定了下來,只是一雙眼楮紅腫得好像核桃,一看就是狠狠哭過一場。

    王玲擁了擁她的肩膀寬慰道︰“都是自家姐妹,你就別跟我客氣了,回去好好睡一覺,千萬別胡思亂想,要想也只能想想我今天對你說的那些話,想想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怎樣都別沖動,等你想明白了再做決定,等那時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持你的。”

    沈盡歡沉默地點頭,她望著外面滂沱的雨,看著那些行人在大雨中狂奔,忽覺天大地大竟無她的容身之所。

    回去好好睡一覺。

    可是她該回哪里?

    “王玲,我不想回家。”

    潛意識里,她已經將淺水灣當做了自己的家。

    然而她不願回去,不願再見到秦深,因為只要看到他那張臉,她就會想到林笙簫懷孕的事,想到林笙簫耀武揚威的面孔,想到秦深血淋淋的背叛。

    也難怪林笙簫幾次三番找她麻煩,原來是她早就和秦深有過一段情,人家仗著發生過關系,所以才有恃無恐。

    沈盡歡嘆了口氣,怎麼不知不覺又想到了秦深和林笙簫呢?

    沈盡歡,你長點兒心吧!

    “盡歡,要不我們回去之前的出租屋吧,把火兒和鄭英奇都叫上?怎樣?”王玲提議道。

    沈盡歡皺了皺眉頭,火兒……她有許久沒有見到火兒了,心里確實是想念的,只是火兒那張臉與秦深太過相似,她擔心自己看到孩子以後反而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不了,我還是回公司吧,這麼貿然跑出來秦深會著急的。”沈盡歡拒絕了王玲的好意,提到秦深的名字她便覺得喉間發緊,身心俱疲。

    “盡歡,你這樣子我真不放心,要不去我那兒住吧,地方雖然小了點,不過總能暫時為你遮風擋雨,你別嫌棄。”她現在這副鬼樣子實在不適合和秦深見面,因為見了面肯定要大吵一架傷感情。

    王玲說罷就去攔出租車,沈盡歡想來自己也無處可去,索性也就由著她了。

    半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一棟破舊公寓樓下,王玲從車上下來,將包擋在頭上,又攙著沈盡歡下車,兩人快步朝公寓樓跑去。

    只是片刻功夫,兩人身上衣服都濕透了。

    進了公寓樓,王玲連忙翻出包里的紙巾給沈盡歡擦去水漬,一邊擦一邊抱怨︰“雨太大了,真煩。”

    沈盡歡扯動嘴角笑了笑︰“沒關系,淋淋雨也好讓我清醒清醒。”

    “說的什麼傻話呢?身體是你自己的,你若是自己都不珍惜還指望別人關心你嗎?”王玲拉著她進電梯,剜了她一眼,繼續噴,“你現在懷著孕,更加要注意保重自己的身體,千萬別著涼生病了,不然有你受的。”

    “只是可能懷孕,也不一定……”沈盡歡嘟囔了一聲,沒想到她懷孕王玲倒是比誰都緊張。

    “百分百是懷了,退一萬步,哪怕沒有懷孕你也要照顧好自己,要是你哪天病倒了,火兒咋辦?你外公外婆咋辦?”

    “我……”

    沈盡歡喉間一緊,被王玲說得羞愧難當。

    她不是一個人,她還有外公外婆,還有火兒和下落不明的媽媽。

    電梯停在12層,王玲攙著她出來,從包里翻出鑰匙打開公寓的門。

    這間屋子與河西萬達的別墅自然是沒法兒比的,無論是裝潢還是格調都遠遠不及,不過王玲卻覺得雖然小卻溫馨多了,不像河西萬達別墅雖大卻冷清。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這屋子是她用自己的錢租下的,與沈讓沒有半毛錢關系。

    在沈盡歡眼中王玲家里還是比較整潔的,老式的中國風,四處貼著金色牆紙,牆上掛著各式各樣的照片,基本都是王玲的個人寫真,家里鋪的木地板,暖黃的色調看得人心里莫名舒坦。

    “真好看。”她坐在木藝沙發上,手扶著沙發的邊緣由衷贊嘆。

    王玲沖了兩杯熱姜茶過來,將其中一杯遞給她,說道︰“湊合住吧,等我以後賺了大錢,我就在市中心買一棟大別墅,到時候把你和火兒都接過來!”

    “王玲,我……”沈盡歡瞬間熱淚盈眶,這話她從前一直在說,沒想到失憶後她依舊對她掏心挖肺無條件地想要對她好,王玲這麼體貼,她當初真是瞎了眼會上了沈讓的當。

    王玲一如往常風風火火的性子,皺了皺眉︰“好了好了,矯情的話少說,你趕緊把熱姜茶喝下去暖暖身子,待會兒到我床上睡一覺,睡醒了,把一切不痛快的事情都忘了,明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嗯。”沈盡歡紅著鼻子點點頭。

    喝完一杯姜茶,冰冷的四肢漸漸回暖,她抱著空杯子,傻愣愣地看著在廚房里忙來忙去的王玲。

    不瞬,沈盡歡走了過去。

    “你在干什麼?”她看向王玲。

    王玲扭過頭看她一眼,說︰“在給你煲雞湯啊,醫生說你營養不良,我得給你加強營養呢!真是的,秦深那混蛋會照顧人嗎?你和他住在一起居然營養不良,他是每天不知道節制地壓榨你吧?”

    “……”

    王玲心直口快,等說完才意識到自己提了不該提的人,她小心翼翼地看著沈盡歡,目光局促不安︰“對、對不起啊盡歡,我不是故意要提他的……”

    “沒事,”沈盡歡坦然笑了笑,藏匿住內心的悲涼,“王玲,你對我真好。”

    “廢話,咱們是好閨蜜,我不對你好對誰好?我無父無母親人都死光了,你就是我唯一的親人了,以後咱們要相依為命的。”

    “嗯!”沈盡歡用力點頭,她走了進去,“我來幫忙吧。”

    “別別別,你趕緊出去,去睡覺,雞湯要好幾個小時才能好呢,你趕快休息去,養好了精神才有力氣喝湯。”

    王玲摘下手套,過來將沈盡歡推了出去。

    沈盡歡無奈,重新坐到了沙發上,望著窗戶外瓢潑的大雨,心亂如麻。

    很快,王玲的手機就響了,沈盡歡心里咯 一下,想著秦深該不會這麼快就找到她了吧?

    “誰啊?真煩!”

    王玲從廚房走出去,一邊將手上的水擦在圍裙上,一邊去接電話,結果當看到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時,一張俏臉剎那間煞白如紙。

    沈讓!

    他怎麼會突然打電話過來?

    王玲深吸口氣,將電話掐斷,正要放下手機,沈讓的電話又打進來了,且孜孜不倦,好像知道她有意不接,故意與她作對似的。

    沈盡歡抿了下唇問道︰“是秦深嗎?”

    “不是,”王玲搖頭,為難地看了她一眼,“是沈讓。”

    沈盡歡一听這話立馬來了精神,急不可耐道︰“那你快接啊!他一定是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打給你道歉請求你的原諒的!”

    王玲怔了一下,是這樣嗎?

    沈讓給她打電話是這個目的?

    猶豫著,手指不受控制地按下接听鍵,王玲上一刻還是懵懂柔弱的模樣在電梯接起的瞬間馬上切換成戰斗戒備狀態,她冷冷諷刺︰“沈總,有何貴干?”

    沈盡歡听到她這樣的語調不經替那頭的沈讓捏了把冷汗。

    沈讓說︰“沒事就不能打給你?好歹我倆也有過一段情,你何必這麼絕情呢?”

    他越是將兩人之間的感情說得這般不堪,王玲心中便越是刺痛,她死死掐著手掌心,咬牙一字一頓︰“有話快說!”

    “別以為我想打這通電話,若不是秦深拜托我幫忙,我懶得打給你。”

    “你……”明知道他是什麼樣的態度,結果還傻傻地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接了他的電話。

    王玲嘗到了自取其辱的滋味。

    “沈盡歡在不在你那兒?”

    王玲看了眼盡歡,說道︰“在不在關你什麼事?”

    “秦深翻天覆地四處在找她,沈盡歡若是在你那兒你就吭一聲,不然等秦深找到你頭上,你就死定了!”

    沈讓在電話那頭冷聲警告,王玲小臉一白,吸了口氣︰“那也不關你的事!”說完,直接掛斷電話,並且將手機關機。

    王玲氣呼呼地把手機砸在桌面上,看了眼盯著自己的沈盡歡,無奈聳肩︰“不是來和好的,我就知道自己不該抱有僥幸心理,他心里一直藏著唐雨柔,怎麼可能對我這種風塵女子動真情呢?”

    “王玲……”

    “你別說了,他就是個渣男,這會兒說不定正跟錦瑟在一起呢,他根本不會想起我,給我打電話只是秦深擺脫他找你,來確認一下你是不是在我這邊的。”

    王玲說完重新進了廚房,只剩下沈盡歡一人愣愣地坐在沙發上,喃喃自語︰“秦深……他在找我嗎?”

    沈盡歡胡思亂想著就在王玲家的沙發上睡著了,等她再次醒過來的時候,耳邊隱隱約約有爭吵聲,她想要睜開眼楮看一看,只是眼皮卻灌了鉛似的沉重,只能嚶嚀兩聲,再次睡沉了。

    ……

    也許真的是懷孕了,這一覺睡得根本就不想起。

    “沈小姐,晚飯時間到了,您快醒醒。”

    耳邊有人在呼喚,沈盡歡意識模糊,以為是王玲,她別過臉,嘟囔道︰“別吵,讓我再睡會兒。”

    “沈小姐,您快點兒起來吧,先生在等您。”

    先生?

    沈盡歡腦子里一片空白,那聲音重復在耳邊鼓噪,她陡然一個愣怔睜開雙眼,蕭管家老態龍鐘的模樣瞬時印入眼簾。

    “蕭管家?怎麼是你?”

    沈盡歡揉著發痛的太陽穴看向她。

    蕭管家笑了笑︰“先生在等您吃飯呢,沈小姐快準備一下吧。”

    “什麼?”

    秦深在等她吃飯?她還有胃口吃飯嗎?

    不對啊,她不是在王玲家嗎?怎麼一覺睡醒就回到淺水灣了呢?

    蕭管家也不與她多說什麼,率先離開房間。

    沈盡歡從床上起來,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換掉了,心里一痛,她抿了抿唇,徑直走了出去。

    秦深以為這樣將她帶回來,他們之間就等于什麼事都沒發生嗎?

    呵,傷害已經造成了,傷疤就在那里,哪怕自欺欺人,想起來的時候依然會疼,會膈應。

    沈盡歡拖著沉重的腳步下樓,這一路她走得艱難,甚至不知待會兒該以何種表情去面對秦深。

    樓下餐廳,飯香彌漫,男人一身昂貴手工西裝襯得他稜角分明身姿挺拔,听到動靜他便側過頭來,冷目攫住她。

    沈盡歡對上他的視線,莫名覺得心里發寒。

    秦深的眼神好可怕。

    可明明做錯事的人是他,不是嗎?

    沈盡歡想到這兒也不心虛了,她挺直腰桿走過去,拉開他對面的椅子坐下,面無表情道︰“我怎麼會在這里?”

    “我去王玲家接你回來的。”秦深開口,聲音啞然。

    “哦。”

    沈盡歡應了一聲,便再也沒抬頭看過他一眼。

    倒是秦深,一頓晚飯時間,他的目光無時無刻不澆築在她身上,那樣深情款款的眼神看得沈盡歡誠惶誠恐、坐立難安。

    他干什麼這樣看著她?

    難道他已經知道她懷孕了?

    一想到這個可能,沈盡歡頓時嚇得小臉發白,暗暗握緊了手中的筷子,低頭匆匆扒飯。

    “先生,小姐,今晚我煲了魚湯,你們嘗嘗。”

    蕭管家從廚房端來湯碗,她笑呵呵地將湯放在桌子中央,又親自為沈盡歡盛了一碗,遞到她面前,說︰“沈小姐您多喝點魚湯,這是補身子的,最近看您氣色不大好,怕是操勞過度了。”

    “謝謝你,蕭管家。”

    沈盡歡接過炖得發白的魚頭豆腐湯,正要嘗一口,卻是一股濃烈的魚腥味率先闖入鼻息,胃里立馬有了反應,她連忙放下湯碗,從椅子上起來直沖著洗手台而去。

    “嘔——”

    干嘔聲從廚房傳來,蕭管家與秦深面面相覷。

    這是怎麼了?

    沈盡歡在廚房吐得昏天黑地,魚腥味無孔不入,她只要一回想起那股味道,便反胃得直不起腰。

    “你怎麼了?”

    秦深不知何時來到她身後,焦急地詢問,沈盡歡忙揮開他的手臂,如觸電般與他隔開一段距離︰“沒事,也許是今天淋雨著涼了。”

    “我看不像,沈盡歡,你是不是懷孕了?”秦深重新靠近,雙手架住她的胳膊,將她從水池邊拉回自己懷中,那股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沈盡歡一下子就愣住了。

    蕭管家也匆匆忙忙地趕了過來,看到廚房的狼藉,便說︰“先生,要不要找陸醫生過來看一下?我記得當初我剛懷我兒子的時候,聞到魚湯的味道也會受不了,沈小姐這癥狀八成是懷上了。”

    “嗯……”秦深正要點頭,沈盡歡眼皮一跳連忙大叫了聲︰“不用了!我沒有懷孕,只是受涼身體不舒服而已,吃點藥睡一覺就好了。”

    “不行,有病就得看醫生,蕭管家,致電陸醫生。”

    “是!”

    “等等,我說了不用了!秦深,你憑什麼這麼霸道?我自己的身體還不能自己做主嗎?你是不是總希望一切都得按照你的意思來?從來都不肯尊重一下別人的意見?今天發生了那麼多事情,我很累很崩潰,現在只想休息,不想看見陸醫生!”沈盡歡生怕陸子卿過來發現她懷孕,即便只有百分之八十懷孕的可能,她也不想被秦深知道。

    秦深擰了擰眉,默不作聲,蕭管家站在一旁手足無措,不知是該叫陸醫生來,還是該默默地退出去。

    過了會兒,秦深擺擺手讓蕭管家出去,後者戰戰兢兢地離開,將廚房騰出來給二人。

    “我今天找了你一下午。”秦深開口,聲音嘶啞仿佛壓抑了無盡的苦楚。

    沈盡歡心痛得無以復加,眼眶也不爭氣地紅了,她吸了口氣,望向他︰“找我做什麼?我不是說了麼,我要出去透透氣,你和林笙簫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

    男人黑眸深沉地凝視著她,信誓旦旦︰“我不會娶林笙簫,這件事我可以給你百分百的保證,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是不是我的,我都不可能讓她生下來!”

    沈盡歡被他眼底的狠意震懾住,這個男人太過鐵石心腸,不是自己愛的,哪怕對方懷上他的親骨肉,他也毫不留情。

    如此想來,林笙簫也太可憐了,懷了他的孩子,卻連一個名分都得不到,甚至還有可能慘遭毒手,連孩子都保不住。

    “秦深,林笙簫肚子里懷的是你的孩子,你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下得去手嗎?”沈盡歡顫抖著嗓音問,她下意識地摸向自己的小腹,若是秦深知道她懷孕了,他會讓她生下來,還是會像對待林笙簫這樣逼迫她弄掉?

    她也拿捏不準,畢竟昨晚他們才推心置腹地聊過,秦深明確表示過他不喜歡小孩子,不願意多個孩子與他爭寵。

    “你可以覺得我殘忍,但你絕不能指責我,因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兩個能在一起,且不說林笙簫懷孕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那孩子也是我人格分裂癥病發時期種下的,哪怕能平安出生也不會健康。”

    “你……可那也是一條人命!孩子是無辜的,你怎麼可以……”

    “沈盡歡,這種時候你還要做聖母麼?”

    “我……”

    “我可以發誓,在我清醒狀態下,我絕對沒有踫過林笙簫,我對她從來只有厭惡沒有喜歡,不可能會踫她。”秦深豎起指頭發誓,沈盡歡見狀諷刺一笑︰“這次你又要推給秦時麼?為什麼每一次你犯了錯,你都不肯承擔責任,反而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借口為自己開脫?”

    “我沒有找借口,我確實不記得自己有踫過林笙簫,若是我今晚說的話有一句謊言,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

    沈盡歡眼底痛意更深,事情都已經到了無法轉圜的余地,他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

    林笙簫已經賴上他了,林笙簫背後還有林建東,還有秦江淮的支持,她一個手無寸鐵的弱女子,憑什麼和她爭?難道就憑秦深對她的寵愛嗎?

    沈盡歡心里一片淒涼,所謂寵愛也已經是昨日雲煙,他能寵她,也自然能寵別人,若是哪一天這份寵愛消耗盡了,她照樣是要被秦深掃地出門的。

    與其到那個時候痛不欲生,倒不如現在快刀斬亂麻。

    “林笙簫的孩子留不得,生下來只會是個禍害,會妨礙我們在一起,所以不管那孩子是不是我的,我都不會讓它平安出生,你放心,我秦深這輩子非你不娶,林笙簫她休想憑著一個孩子來威脅我!”

    秦深試探著想要去拉她的手,結果卻被沈盡歡甩開了胳膊。

    她瞪著他,氣急敗壞。

    他說這樣的話按理說她該感到高興,可這會兒沈盡歡除了可悲怨恨之外找不到其他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

    “自己犯的錯,不要捆綁到我身上,事已至此,秦深,我們分手吧,以後你想和誰在一起就和誰在一起,我不會再干涉你。”

    沈盡歡失望地看了他一眼,心意已決。

    本來還想听王玲的話先冷靜冷靜靜觀其變,不過現在看來完全沒那個必要。

    “你休想!”

    秦深眼眸一刺,俊臉瞬間緊繃,他猛地扣住她手腕,將她從廚房拽出來。

    “秦深!林笙簫已經懷孕了!你還不明白這意味著什麼嗎?你強迫我留在你身邊沒有任何意義!”沈盡歡奮力掙扎,奈何男人力氣太大,幾下就將她制服,如扛棉花似的將她扛上肩頭。

    小腹抵著他的肩膀,沈盡歡不敢亂動,生怕這個動作會傷害到肚子里尚未成形的孩子。

    “她想怎麼興風作浪我管不著,我心里只有你,我只想讓你留在我身邊。”秦深咬牙說道,听到沈盡歡提分手,他的心比架在火上烤還要痛苦!

    男人一路將她拽到樓上臥室,一把將她甩在床上。

    沈盡歡嚇了一跳,連忙以手護住自己的腹部。

    她麻利地坐起來,警惕地瞪著他︰“你要做什麼?秦深,你除了用強就沒有其他法子了嗎?”

    秦深一手扯下領帶丟在地上,嘴角揚起殘佞的笑︰“是啊,除了強/暴你,我找不到其他辦法讓你留下,你昨晚不是說想要為我生孩子嗎?好,我今天就成全你!”手機用戶請瀏覽m.yxgxz.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